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春花秋月何时了-报亭风景
作者:草木皆醉  2022/2/18   被浏览 356 次  评论 0
 【尘世间】春花秋月何时了-报刊亭风景

(小序)曾经,“那束闪现在报刊亭小窗口的温情灯火,依然能让我们感知城市的暖意。”——彦妮(引自《人民网》)


一座绿色报刊亭,近日悄然关门歇业了。这个不足10平米的“书香之窗”,一改过去门庭若市,从日渐冷落到门掩黄昏。盛衰变迁,“花自飘零水自流”。

报刊亭位居丁字路口,坐东朝西,北侧紧邻采荷早餐广场、农贸市场,南侧是工商银行、采荷中学北门,西面过马路是文体中心广场、采荷公园。这一带人流量大,周围都是住宅小区,过去生意也好做,而且像驿站,人来客往,几乎“所有的社会阶层,都可能在报刊亭相遇”。前不久,竟然门可罗雀,最终偃旗息鼓。

这境况,是在农历年里所见。那天,我去菜场路过报刊亭,发现翻窗紧闭,小门上了锁,就像老朋友远行,不辞而别,失落感油然而生。经营报刊亭的是一家三口,每天在这里轮流当班,出售书报杂志。他们的音容笑貌、言谈举止,是熟悉的,亲和的,充满人情味。往常,我买菜回来,路过这里,有时也会跟报刊亭男主人攀谈几句人间烟火;有次路过,看到男主人正在报刊亭前,好心提醒路过的熟客要戴帽子,以免着凉感冒。但见那位古稀老人跨在自行车上,大冷天居然光着头……眼下,人去楼空,竟然连一个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下,唯有那位浑身玄色着装的“和瑞生活”安保人员,一如既往地站在报刊亭前执勤,风雨无阻。

一个念头油然而生:写一篇随笔,以感怀报刊亭的春花秋月。于是,拍了报刊亭的外观。它像撤退后的孤岛,寂寞无人主,雨棚歪斜,满目苍凉。窗檐下,那块红底白字的中国邮政“党报党刊”特约零售点牌子,依然醒目,令人想起“牢记使命,不忘初心”的铿锵誓言。报刊亭外侧靠左边,依然挂着“漂流书亭”绿色小箱子。两扇玻璃门里,尚有几册市政府去年7月的公报。小箱子侧面写着两行字:“书香浙江,品质生活”,下面是二维码,注明“免费阅读”,是浙江新广局跟中邮集团浙江分公司联合设立的。如今,报刊亭书香飘逝,它却像古董那样留守着。

过了年。正月初六上午,我去买菜经过这里,时近中午,看见报刊亭女主人站在路边。莫非他们又回来啦?报刊亭的窗板像往常那样向上支起,窗口展板上,摊开放着几本儿童读物。空荡荡的亭内只有正面靠壁竖摆着类似的几本读物。我上前招呼:“大姐,还有生意?”她告诉我:“老顾客要给孩子买书,打电话来,我去书城拿来的。”我浏览展板上的几本书,唐三重生的《斗罗大陆》系列7本,还有《吞噬星空》、《中国国家地理》。这时,一位老年读者过来,伫立亭前,注视展板上的那几本“唐三重生”,又抬头瞧瞧空荡荡的报刊亭,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
我对女主人说:“报刊亭关了,这里变得冷清了。”她无奈地摇摇头:“没办法。现在网络发达,都上网了,书很难卖出去。靠几张报纸,能挣几个钱?”

我告诉她:“我想写一篇报刊亭的文章,上传公众号。今天正巧开着门,可以拍几张报刊亭内景吗?”她说:“可以啊——等一等,不要把我拍进去。”这时她正在亭内,说着,走出来,站到人行道上。我拍了几个不同的角度。报刊亭里剩余物件寥寥无几,左边靠壁贴着营业执照复印件,上面写着“2012年10月”。货架边安装着三对开关、插座,曾用来控制报刊亭两侧及后面的灯箱广告。右边壁上挂着电钟,指针指着11点。看样子,秒针还在不紧不慢地运作,窝在小亭成一统,“管它春夏与秋冬”!

拍了几张照片后,我惋惜地说:“可惜没有正常营业时候的照片。”女主人说:“我这里有2张,你看看。”她打开手机,刷了照片。我一看,很不错,报刊亭里里外外,书报杂志满满当当,“繁花”似锦!于是加了微信,报刊亭盛况的照片随即发到我的手机里。

我说:“很感谢。向老张问候!随笔写好后,会向你们征求意见。”老张是她先生。对于报刊亭的这位男主人,只知道他退休前在铁路部门任职,阅历丰富,待人诚恳。我知晓他的姓氏,倒是有一个小插曲。

记得去年秋天,我买好菜,从农贸市场出来,顺便到报刊亭,跟正在当班的男主人闲聊,谈起当年在浙师院读书的趣事。旁边一位年龄相仿的顾客正在浏览新到的报纸,听说浙师院的,随即自我介绍是杭大某某届化学系的,向我打听他在杭大附中的高中同学陈某某,也是浙师院的。他说要开高中同学会,不知道陈的电话。我说:“哦,都是中文系同年级的,过去在一个大教室里上课。她父亲是化学系教授。”这位老兄补充说:“陈教授是化学系主任。”我说:“十年前的同学会碰到过。之后,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,她很少出来的。我们有《同学录》,回去找一下电话号码。怎么跟你联系?”这时,报刊亭男主人热心地说:“下次你把电话号码放在我这里,他经常要来买报纸的。”于是,大家自报“山门”。这次,我才知道男主人姓张,这位过路老兄姓“姚”。三天后,我把陈的电话号码写在一张小卡片上,交给老张。几天后,老张告诉我,电话号码已经转交给姚老师了。

自从报刊亭出现在杭城街头以来,曾寄托着市民读者对书本和知识的渴望。人们熟悉的各级党报、《都市快报》、《钱江晚报》、《环球时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参考消息》、《报刊文摘》、《南方周末》、《收获》、《小说月报》、《译林》、《青年文摘》、《男人风尚》、《山海经》、《今古传奇》乃至《炎黄春秋》……热门的电脑、财经、体育、旅游、航天航空、兵器类刊物,中学生的《少年文艺》、《意林》、《读者》,小学生的《儿童文学》、《成语故事》、变形金刚玩具,女青年的《时尚芭莎》、《服饰美容》,家庭主妇的《生活周刊》、《家居设计》……这里应有尽有,老少皆宜,雅俗共赏。其中,证券报一度独占鳌头。当年股市几波牛市,惊涛拍岸,红遍大江南北,证券报简直卖疯了!

当年,我也曾在星期天骑着自行车,带着孩子到杭城街头的报刊亭陆续买过《童话世界》、《故事大王》、《故事会》、《365夜》、《柯南》系列……后来孩子读中学,又买过《少年文艺》、《幽默大师》、《中学生作文选》、《读者》、《意林》、《格言》……这些书刊伴随孩子渐渐长大……

人道是:“报刊亭作为文明的窗口,书香社会的一个符号,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已经融入了许多人的生活。它可以是通往世界的窗口,也可以是充满烟火气的邻里空间。”多少年来,采荷这座报刊亭跟杭城街头的其它报刊亭一样,它的春花秋月至今还在人们的脑海里沉浮。不是吗?人们看惯了“花花绿绿的杂志陈列在架子上,装点着绿色的小亭子”,看惯了“一字排开,整齐地码在展板上的数十种报纸”,看惯了在报刊亭窗口,经营者“看到熟客,心领神会地拿出所需的报纸,接过硬币”的场景,看惯了附带出售矿泉水、可乐、雪碧、冰红茶、打火机、电池、地图、挂历、春联、婚庆寿喜压岁钱礼包,以及公用电话、手机充值等便民服务,看惯了相识或不相识的人们跟报刊亭经营者聊着时政新闻、家长里短……这一道道寻常而别致的风景,传递着“黄土地”的气息,飘逸着与时俱进的风尚,让你重温历久弥新的传统习俗,让你感知时代前进的脉搏,是人间烟火,朝夕相处,令人挥之不去。

随着网络世界的崛起,网购、文学网站、网络书店、网络阅读“已经成为常态,并将更有新的发展趋势”,无疑给报刊亭乃至实体书店带来冲击。在日新月异的社会里,也有网友认为:“纸质媒介的书香以其印刷精美、易于保存和可信性强的优势,总有人愿意捧着纸本阅读,即使在智能手机、电子书普及的欧美,公交和地铁车厢里,也照样随处可见阅读报刊的乘客。”近几年,笔者出境旅游,跟团或自由行,也曾看到过这样的“风景”。在一些商场门边,架子上摆放着免费取阅的报刊。例如,在俄罗斯,曾在某商场门口取过一份《莫斯科晚报》;在日本,关西机场候机楼报刊亭兼小卖部,曾咨询去奈良唐招提寺的线路时,女售货员拿出地图,用红铅笔描画线路,然后微笑着,把这份地图送给我们。

我上网查了一下报刊亭的外面世界:“伦敦地图上,有专门标注报刊亭的特别版。他们认为,报刊亭与教堂、博物馆是地标建筑,有同等的重要性;在巴黎,报刊亭被视为‘巴黎的地标’;在西班牙巴塞罗那,还有三代人经营同一个报刊亭将近七十年的事迹,其位置七十年来一米都没有挪动过。”对于街头的报刊亭,巴黎市政府网站曾这样评说:“清晨第一缕晨曦出现之前,它就已然为你备好了一天的新闻大餐。”

俺身边黯然消失的报刊亭呢?有网友认为“浓缩着纸媒的荣光与没落”。窃以为,报刊亭固然“没落”,网络这个虚拟平台固然海阔天空,吸引了一大批人在上面发微信、发帖子、音频视频、打游戏、看影视。但是,这并非完全能替代纸质书的功能——倘若留心一下网络世界的“背面”:《比尔•盖茨的孩子玩手机吗?》作者德校长如是说……

当今,纸媒走向衰退,也是世界性的共同课题。据报道,为了保护城市文化,巴黎市政府采取免租金的措施,给予特殊性财政补助,同时实现升级改造,放宽经营范围,以惠及报刊亭经营者。我想,此举措是否值得借鉴,以期杭城报刊亭重获生机?

2022/2/6 正月初六 于采荷某报刊亭 2/9-10 稿(部分素材引自报刊亭萌芽及网络 写作中得到报刊亭张先生夫妇热情帮助 在此一并致谢)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