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除夕 网格员的故事之二
作者:袁永朝  2022/2/8   被浏览 2793 次  评论 0
  “丽丽,你网格里还有一个。钱汉民,在湖北做生意。”
在湖北做生意?丽丽的心里“格噔”一下。
湖北、武汉,已经成为举国瞩目的焦点。因为新冠肺炎病毒,钟南山院士公布存在“人传染人”,全国人民的目光,一下子都聚焦到了那里。很快,武汉宣布封城,所有的陆路、水路、空中交通工具全部停运。紧接着,(浙江)省里宣布了卫生一级响应,市里统一取消了今年的春节假期。丽丽所在的街道,要求各村、居、社区,对返乡人员和外来人口,进行一次全网格的排查,务必要核实清楚,网格内返乡人员和外来人员的最近行程路线,尤其要重点关注,有无来往过武汉湖北。
丽丽的网格里,有一对小夫妻,常年在武汉做生意。钱文中从学校一毕业,就跑到武汉,做起了小五金生意。也是在做生意的时候,认识了自己的老婆,一个也是在武汉做生意的老乡。早在半个多月前,丽丽就看到钱文中的父母在开始忙碌,腌咸肉,灌香肠,晒腊鸡,淘米搡年糕,开开心心地操办起了年货。钱文中的父母满脸甜笑,告诉丽丽说,钱文中今年要到家里来过年,车票都已经买好了,腊月二十九就到家。
早上,丽丽接到任务的第一站,去的就是钱文中家。武汉、湖北,已成了全国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,武汉返乡的村民,也成为了这次排查的重中之重。然而,丽丽跑到钱文中家时,见到那里平平静静,和前一天没有什么两样,也没有见到钱文中的身影。钱文中的母亲告诉丽丽说,火车停开了,儿子的小区也封闭了,钱文中回不来了。
看到老人眼泪汪汪,满脸失落伤感的样子,丽丽也不由得替她伤心。每逢佳节倍思亲,可怜天下父母心哪!
这个钱汉明,也是常年的不在家。钱汉民是个包工头,常年在外施工搞建筑,村子里难得一见他的人影。11月里,丽丽看到过他回家一次,还跟她说,今年的工地在江西。在江西,那么这个新冠肺炎病毒,应该与他没有什么关系。可这个节骨眼上,时近年边三十,他又跑到了湖北,他跑去湖北干什么?
纷纷扬扬地,天空中下起了似雨似雪的雨雾。夹杂着一阵阵寒风,刮到脸上,显得十分的寒冷,冰凉。铅灰色的云层,像一道厚厚的帏幕,严严实实地遮掩在半空,挡住了让人欢喜的太阳。
“雨雪近年边”。每年的寒冬腊月,正是多雨多雪的季节。但是,今年的腊月,雨雪来得格外的密集。过了腊月二十,天空中就没有一天放晴过。灰蒙蒙的云层里,时断时续地飘洒着纷纷扬扬的雨雪。不知道是因为这阴沉的天空,还是因为这令人不寒而栗的病毒,让街上的行人,行色匆匆,心头凝重。
“噔”地一下,前方的天空中,绽开了一朵烟花。在这雨雪纷纷的黄昏,低垂的暮云之下,绽放的烟花虽然没有那么洵烂多彩,但是它的矫健身姿,已经是清晰可辩。临近除夕,家家户户除了杀鸡宰鸭,操办年货,贴春联,挂灯笼,那热热闹闹的烟花爆竹,也是乡村年味的标配之一。
钱汉民的家,在村子的东头,这是座三楼三底的小院。黛青色的琉璃瓦屋顶,花岗岩石砖砌饰的墙面;外凸的罗马柱飘阳台,以及宽大的落地式玻璃窗。钱汉民不愧是个做建筑的包工头,把自己的家打造得新型别致,气派而又大方。
走到院子大门口时,丽丽看到,钱汉民一家已经在准备祝年福了。
正对大门的道地中,摆放着一张朱红色的八仙桌。靠着八仙桌的两角边,呼呼燃着一对手臂粗的红蜡烛。八仙桌的正中央,托盘上供着一个大大的猪头,两边分别是一只大公鸡和一条大鲤鱼。这些做生意搞经营的老板们,大都对这些十分虔诚,把仪式搞得十分奢华和隆重。丽丽看到钱汉民和他父亲一起,正在八仙桌前弯着个腰,头碰着头,在一起点燃供香。
听到有人喊他,钱汉民应了一声,直起身子。
“钱汉民,你回来了?”丽丽问他,“什么时候到家的?”
“昨天夜里。”
“是从湖北回来的吗?”
“不是,重庆。”
“重庆?那你乘车经过湖北?”
“没有,我是坐飞机到上海,再乘高铁回来的。”
“你有没有去过湖北?”
“去过了,11号12号两天,在湖北荆州。”
“这个时候,你还去湖北,干什么呀?”
“接业务呀。”
钱汉民告诉她说,江西的工程,到年底就完工了。他是和公司老总一起,去荆州谈业务的,本来两个人预计,要在那里呆上10来天的。但是,到了那里以后,听说了武汉有个和非典一样的病毒,已经传染了不少人,连医生都被惹上了。而且这个病毒,医院还没有药治,听说已经有人死了。得知这个消息,钱汉民和公司老总都有些害怕,觉得荆州离武汉这么近,万一疫情发散开来,工程接下来恐怕是要有大麻烦的。尤其到时候亏钱,还不如现在干脆不接。于是两人当机立断,终止了湖北的业务谈判,改变行程去了下一站。
听完钱汉民的解说,丽丽心中松了一口气。没有去过那个风暴眼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。丽丽于是提醒钱汉民说:
“要是有咳嗽发热,身体不舒服,马上报告给村里。”
“好的。”钱汉民回答。
“这几天你要呆在家里,不要去串门走亲戚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防疫需要,你也得对亲戚朋友负责呀!”
“好的。”
丽丽听到钱汉民的回答,有点不那么情愿。
对钱汉民的排查,终于可以完成了。
但丽丽现在还不知道的是,过了大年初一,她还得继续再到钱汉民家来,通知他得居家隔离,做十四天的健康观察。

村办公室里灯火通明。
在这雨雪霏霏的黄昏,透过窗户的灯光,就像是夜雾弥漫的大海,闪耀着的航标。远远望见,就让人感到温暖,心头踏实,自己有所依靠。
推开办公室的大门,丽丽发现联村和书记都在,俩人依然还在值守岗位。
“怎么样?问清楚了?”
看到丽丽推门进来,联村张口就问,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急切。
“嗯”。
丽丽摘下湿漉漉的口罩,把它丢到门口的垃圾桶里。走到办公桌前,抽了两张纸巾,擦了擦额头的雨水。这时发觉自己的手指有些僵硬,麻木地不听使唤。丽丽自己还不知道,手指头已经冻僵了!
“钱汉民不是去做生意的,他是个包工头。”丽丽对联村说。
联村似乎对钱汉民是不是去做生意,或者是个包工头不感兴趣,单刀直入地追问:“是不是从武汉回来的?”
“不是,重庆。”
“重庆?”丽丽看到联村有些怀疑的样子。
“那他有没有去过湖北?”联村又问。
“去过了,湖北荆州。”
“什么时候?”
“11号12号。”
“11号12号——”联村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计算日期,“到今天也有12天了。”
“嗯。”
“他有没有咳嗽发热?”联村望着丽丽又问。
“没有。”
------
一直到丽丽将工作汇报完了,书记对丽丽说,“其实你不用特地跑过来的,打个电话过来就可以了。”
丽丽没有回答。
丽丽心里想说,自己回到办公室里来,也不仅仅只是担心,电话里工作汇报不清楚------
顿了一下,丽丽还是说出心头的疑问:“不会再有了吧?”
“不知道。”
联村和书记两人都笑了。
丽丽说:“再要有,三十夜头,正月初一再去上门,真要被人骂死了。”
书记说,“真要有,被人骂死也得去,这个没有办法的。”
办公室里一下子静默下来。
书记的话,让大家都觉得有些沉重。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,目前形势的严峻,任务的艰巨。新春佳节,本是阖家团聚,欢乐祥和,大家享受亲情,享受欢乐的悠闲时光。可是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,大年三十,大家都得回到各自的岗位,每个人都成了守土有责的战士,所有的岗位都成了抗击疫情的前沿阵地!
是啊,疫情就是军情,疫情就是命令!一级响应就是战争动员令!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战争!普通的战争,有敌人,有战场,有前沿阵地,但是新冠肺炎,没有敌人,没有硝烟,这是一场非同寻常,措手不及的遭遇战。所有的场所,都有可能成为抗击病毒的战场;每一个人,都有可能成为病毒的俘虏,成为它的利用者,哪怕是自己最喜欢挚爱的亲人!
丽丽清晰地记得,刚才见到钱汉民时,自己心头涌过的恐惧。
看到钱汉民已经回来,看到钱汉民就在院子里,丽丽就发觉自己的心跳,开始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。见到钱汉民向自己走了过来,自己就像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,心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惊悚和恐惧。这种惊悚和恐惧,随着钱汉民脚步的一步步迈近,也一阵阵的膨胀扩展开来。这种感觉,就像是看恐怖电影时,能清晰地感觉到危险的逼近,但又不知道怪物身藏何处,自己既不能向前,又不能退后,更不能呆在原处,进退失据,随时都得警惕被这恐怖拖入到万劫不复之中!
见到钱汉民走到自己面前,丽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。丽丽发觉钱汉民看到了自己的惊慌,就停在了离她2米来远的地方。
回来的路上,丽丽反省自己,她对钱汉民的恐惧,应该是对于他的无知。丽丽不知道钱汉民去过哪里,不知道他遇见过什么人,与谁有过密切的接触。虽然钱汉民自己清楚,他到过那里,接触过什么人,但是,钱汉民同样也说不出来,与他接触过的人,究竟都是些什么人:与谁有过交集,自己有没有感染上病毒!
这时候,天空中响起了一阵“呯呯叭叭”的爆竹声。这阵热热闹闹的爆竹声里,既有那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,也有那“噔”、“噔”一下一下沉闷的爆竹和礼花声。办公室的窗户玻璃上,一闪一闪地,闪烁着礼花爆炸时的光影。大概是有赶早的人家,已经吃过年夜饭,在放开门炮了。
“快回去吧!”书记对丽丽说,“年夜饭烧得起来,时候也不早了。”
书记的话,一下子打断了丽丽的沉思,又把她的思绪,带到了家里。
家里还好吧?儿子有没有哭闹?一整天了,丽丽没有回到过家。工作的繁忙,让她忘记了家里,那个让自己始终牵挂的儿子。老公一个人搞得定吗?早上出来的时候,儿子还在呼呼大睡呢,不知道他一睁开眼睛,见不到妈妈会不会吵闹?
丽丽走到窗前,默默地从工作台上,拿起了一瓶消毒水,“嗤——”“嗤——”,从头开始,往身上,脚上,一下一下地,对着自己喷洒起来。
一股消毒水的刺鼻气味,立即在办公室里弥漫开来。
丽丽把消毒水的喷嘴,伸过肩头,继续往自己的后背喷洒起来。但是,这一次,因为角度不好把握,丽丽发觉消毒水的细雾,喷到了外面。知道了自己的后背喷不到,丽丽就拿着消毒水,走到书记面前。
“帮我喷一下。”
丽丽对书记说,然后转过了身子。
联村一下子笑了起来:“少喷点,要把你老公熏死的。”
倒是书记马上明白了丽丽的意思,说:“是要消消毒。工作要做好,自己同样也要保护好!”

掏出身上的钥匙,插入门上的锁孔,丽丽听到儿子惊喜的声音,在屋里叫唤:“妈妈”、“妈妈”。
丽丽的心抖地一紧,停住了正在扭动的钥匙。
“阿华!”
丽丽大声地喊叫起来:“阿华,把儿子抱牢!”
“哦”。
屋子里,传来了老公应答的声音,却听不到他的动静。丽丽不知道老公在干什么,只听到儿子已经兴奋地奔跑过来,在用一双小手拍打着门,嘴里欢快地喊叫着:“妈妈”“妈妈”。
“阿华!”丽丽再一次加大了嗓门。
这一次,丽丽听到了老公“啪嗒”“啪嗒”脚步声,走到了门口,抱起了孩子。听到他说了声“好了”,丽丽就迅速打开门,对站在门边的老公,呼喊着她的儿子,正眼也不瞧一下,就径直穿过客厅,直接奔到了卫生间,转身锁上了门。
“妈妈”,“妈妈”!
丽丽听到儿子的声音在背后大叫。接着,儿子就在老公的怀抱里开始撒泼,吵闹起来。丽丽听到儿子的喊叫声中,已经开始带着哭音了。
丽丽不去理他,脱下湿漉漉的羽绒衣,打开洗衣机,直接把它丢了进去。
家里开着空调,气温明显要比外面暖和。但是,当丽丽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,丢到洗衣机桶里时,开始觉察到了寒意。丽丽于是把浴霸打开,浴霸如同正午一样强烈的光线,以及立即就能感觉得到的暖意,一下子包围在自己身上。
外面的烟花爆竹声,此时已经越来越热闹,不再像刚才那样断断续续了。浴室的窗户上,此起彼伏,一闪一闪的烟花爆竹光亮,像一阵阵夏夜的闪电,连续不断地一直闪耀着。就在这一阵阵宛如狂风暴雨的爆竹声中,丽丽依然能清晰地听到,儿子在哭闹叫喊着“妈妈”、“妈妈”的声音。
儿子是在想她了。今天一整天,他都没见到过丽丽的身影。他是想要妈妈的爱,得到妈妈的爱护,需要妈妈温暖的怀抱。他在用激烈的情绪,以自己的方式表达,倾吐自己的欲求,内心的希望。
“我也想你呀,宝贝。”丽丽心里喊道。
可是,这一天里,丽丽不知道自己接触过了多少人!
从一大早开始,丽丽就在马不停蹄地奔波,上门排查,核实,登记。自己接触过的人中,既有本村的村民,也有外来人员。新春佳节,正是合家团聚的日子,常年在外奔波的村民,如同倦鸟归林,带着浓浓的思念之情,回到了亲人的怀抱。长期在此打拼的外来人员,也像远行的航船,带着一年的收获,奔向老家温暖的港湾。但是,因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,今年有不少外来人员,就选择不回老家过年了。
丽丽在入户上门排查中,就碰到了许多这样的老乡。其中有些老乡,本来是决定要回老家过年的。但在听说了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后,不但退还了车票,还把家中的亲人、老人孩子接到了这儿。他们对丽丽说,浙江的反应是最迅速的,管理也是最好的,这里也应该是最安全的。把家人接到这儿来过年,自己放心。
他们的肯定,自然是对政府和当地管理的鼓励和支持。但是,丽丽不知道的是,这些人一路来来去去,是不是都是安全无恙的。丽丽也无从知道,这些人在来来往往的途中,有没有和这可怕的病毒有过接触,是否惹上了这可怕的病毒。
丽丽必须确保,自己回到家中,见到儿子时一定是安全的。儿子太小,三岁的宝宝就像一朵刚刚出土的嫩苗,丽丽不希望他幼嫩的芽苞,受到风雨的侵蚀,病虫的噬咬。儿子的人生还没有展开,不能让他稚嫩的身躯,受到病毒的折磨;更不敢想象,失去了儿子,她的生活将会变得怎样!
丽丽一把拧开了水龙头,一任温和的热水,冲过了她的头顶,爬过她的面颊。任由这一股暖暖的水流,淌过她的全身,带走她浑身的疲惫和酸楚,一天来的仆仆风尘。
擦干身子的时候,丽丽忽然发觉,刚才急急匆匆奔向浴室,忘记了带上替换的衣物。赤身裸体的自己,怎么走得出去呀?丽丽又一次大声喊叫起来:阿华!
这一次,老公没有像刚才那样反应迟钝。话音刚落,卫生间的门上,“笃笃笃”地响起了敲门声。丽丽一把拧开门锁,老公把一袋早已准备好的衣服,从门缝中递了过来。
丽丽也不管这些衣服,是不是大年初一自己就要穿的。随手找到了内衣内裤,绒衣绒裤,一件件穿戴起来。还没来得及穿戴完整,卫生间的门,就被吵闹的儿子一把推开了。丽丽听到随门而来的,是儿子声嘶力竭的哭喊声,紧接着是一团黑乎乎的身影,朝自己奔来——儿子奋不顾身地扑向了她。
丽丽慌忙伸出双手,将儿子抱住。儿子粉嫩的小脸,像柔滑的丝绸,像四月的春风,细腻而又温和,一下子贴上了她的脸颊。丽丽忽然觉得鼻子一酸,胸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在涌动:是幸福?是温暖?是喜悦?是爱怜?是酸楚?——丽丽不知道它是酸是甜,是喜是悲,只觉得它像一股洪流,把自己紧紧围裹。丽丽真愿意这一刻,世界就这样地老天荒!
同时贴上她脸颊的,还有一团滑腻腻的东西。丽丽能感觉得到,那是她儿子的眼泪和鼻涕!
2020年的徐夕,就这样,永远地烙在了自己心头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