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号子声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27   被浏览 382 次  评论 0
 幽灵和鬼,同属灵异,

幽灵是鬼的一种低级形态,

说白了,它的级别不如鬼高,

但它也是一种灵魂。

他们通常毫无意识,

无谓善恶,

只是机械性地重复生前的一些情景。

按师傅的说法,幽灵类似于盲魂,

只是比盲魂更低能,

是往生途中迷失的灵魂,

如果没有人超度带引,

它们只能是继续迷失,

越走越远。

1987年11月,我在距家5公里不到的浦阳镇处理了一桩幽灵的案例。

这次的业务来自于一个亲戚的口中。

那天亲戚来家里做客,

无意中向我透露了这样一件事情。

他说他们村外的那座桥最近闹鬼了,

半夜从桥上过总能听到奇怪的声音,

要说这声音是又怪又熟悉,

就是那种多人扛重物时的号子声。

有人第一次听到这声音时,

以为是大晚上的在修桥,

于是就走过去看。

来到桥上后发现黑灯瞎火的,

别说是修桥,连个人影都没有,

这才明白是撞鬼了。

事情很快在村里传开,

有好奇的、胆大一些的人,

半夜的时候,就悄悄过去偷听,

结果都听到了号子声。

号子,自小在农村长大的人应该都听到过,

最常见的就是农村建房子两人抬石料时,

嘴里哼出来的那种“哼着来呦、哼着来嘿……”的声音。

它是伴随着人们劳动时所创作的歌曲,

最出名的要数船工号子。

亲戚一说完我就想到了幽魂。

于是,我问他莫非这座桥曾经死过人?

他说这座桥起码有几十年了,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有的,

只是几年前重新翻修了一下,

倒是没有出过事故死过人。

看来我的这位亲戚知道的不多,

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。

虽说幽灵不会害人,

但毕竟也是鬼,

而我做的就是捉鬼的行当,

岂能不管?

尽管我也爱财,

但替天行道,让鬼魂去往该去的地方,

却比钱财来得更为重要。

没办法,哥虽然一介贫农,但骨子里就是这么高尚!

于是,当下我就暗自决定,必须把这事给办了,

钱不钱的,就当作是善举。

亲戚所在村子离我很近,骑车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
晚上10点多我与他在村口边汇合,

于是,也看到了这座出现灵异事件的桥梁。

这座桥很小,却是村里通往村外的必经之路。

我估计也就3~4米长,3~4米高,

桥面倒是宽敞,

下面是一条小溪流。

周围没有路灯,

距最近的房屋也有百米之远。

我们过桥后又步行了大约50米的样子,

在路边停了下来,

一边抽烟一边小声闲聊着。

夜越来越深,黑暗一片,

11月的晚风透心地凉。

但直到过了11点30分号子声还是没出现,

就在我们认为今天晚上可能没戏的时候,

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呦啦嘿个、呦啦嘿个……”声音并不响亮,

却有着节奏与旋律,

在这寂静漆黑的夜里,听来还是难免使人心生怯意的。

我熄灭烟蒂,独自向着声音悄悄地走了过去。

越近声音就越清晰。

分辨得出声音有两个,一唱一合,

十分跟拍。

我继续向前,一步一步地向着桥头靠近,

大概走到离桥20米的位置,

声音嘎然而止,

消失得无影无踪,

一切又回归平静。

我判断今晚声音不可能再出现,

而我要听的也都听到了,

接下去的调查工作只有等天亮后才能进行,

于是,与亲戚约定时间后,

各自先回了家。

我们经常会听到长辈对晚辈的训诫:

“我过的桥都比你走过的路要多!”

这句话还真不是盖的。

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

老人经历得多,阅人无数,

所谓“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”,

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早已悟出了人生。

所以,我一向尊重老人。

我处理的很多案例中,

也会出现他们的身影,

留下我寻找他们的足迹。

第二天下午,亲戚带我见了村里一位退下来的老支书,

一见面他就猜到了我们为桥头的号子声而找的他。

于是,在他的口中我们听到了一个十分简短而平凡的故事。

原来这座桥初建于30多年前,

也就是一九五几年的时候,

那是土改后不久,全国正大力发展农业生产的时候,

考虑到农垦需要,

才决定在溪流上加了桥。

当时没有任何机械设施,全靠人力,

小小的一座桥,动用了很多人工,

建造了很长时间,

也是十分的辛苦。

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建造这么一座小小的桥梁,

居然也会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老支书说他记得出事那天下着小雨,

也许是路滑的原因,

当时抬着石料的两位汉子就这样从桥面掉了下去,

由于溪水不多,

两人直接摔在了乱石上,

医治无效,双双去世。

故事虽简单平凡,听来却让人为之叹惜。

修桥铺路本就是行善积德之事,

两位汉子也算是功德无量,造福于后人。

只是世人每日从桥上匆忙而行,

可曾想到过有人方便了别人而葬送了自己?

由两位汉子联想到建筑工人,

据统计,全国光建筑行业一块,

每年遭遇意外死亡的就有几百人,

一次意外就是一个悲剧的发生,

一人死亡就是一个家庭的破碎。

当你住着宽敞明亮的大房子,

享受着因满足你卑微的虚荣心而投下的几百万、甚至上千万购来的豪宅时,

甚至当你庸俗地高举着几百、上千平米的红本本向众人炫耀时,

你可曾想到过有这样一群人,

这样一群默默无闻的人,

拿着最低的工资却干做最苦最累最最危险的行当,

甚至付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
也许有人会反驳,花钱买享受,天经地义。

试问钱与生命哪个更重要?

你的钱可以买命吗?

说到建筑工人,不能不提那些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无良奸商,

他们无故拖欠民工工资,昧着良心做事,

尽管国家加大了措施力度,

但这样的社会毒瘤依然存在。

试问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?

举头三尺有神灵,

善恶到头终有报。

你们今世所造的业障,是迟早会还回来的。

事情已经明了,接下去就是给幽录带路送走他们了。

作别老支书后,我让亲戚在村里找了几个胆大的男子,

只有重复生前的情景,

才可以平顺地送走他们。

晚上10点左右,我在桥的一头拉起了红绳,

让几位男子抬着石头从桥上来回地过,

一边走一边喊起号子声。

“呦啦嘿个、呦啦嘿个、呦啦嘿个……”

没过多久,我听到了除几位男子之外的两个特别的声音,

因为幽灵是没有形体的。

等几位男子通过后,我放下了红绳,

我知道幽灵已被我困在了其中,

然后,念动咒语送走了他们,

过程中我告诉他们一直向着最亮的地方走……

我不知道他们最终能否往生轮回,

但我已尽力。

之后,与众人道别回了家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