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叫声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27   被浏览 361 次  评论 0
 1987年6月我处理了一单特殊的业务。

有在诸暨市或附近的朋友应该听说过这件事情,

有心的朋友也可去打听一下。

事件在当时影响比较大,

闹得沸沸扬扬。

基于尊重,具体地点我就不说了。

那天出事村庄的村长几经周折找到了我。

下面我把他告诉我的内容转述一下。

他们是个大村,有500多户居民,2000个人口。

从今年4月份开始,村里出了件怪事,

把全村都闹腾得人心慌慌,个个如惊弓之鸟。

后半夜起,有一种奇怪的悲啼声会回荡在村子里面。

悲啼声会在二、三楼高那样的位置突然地响起,

虽然不是很高,但也是在空中,

所以多数人都认为是一种鸟在叫。

但仔细听起来又不像是鸟的叫声,

声音短促、响亮又悲哀,

有点像捉弄人时突然地在耳旁尖叫一下的那种。

夜深人静,突然地在屋顶或窗户外听到这样的叫声,

的确是够让人毛骨悚然的。

叫声有时候隔个三、四个晚上才出现,

有时候则连续几个晚上都会有。

但从来都没有人亲眼目睹过那东西的真面目。

更使人瘆得慌的是,叫声过后不久,

村里就会死一个人。

从今年4月开始到现在6月,

村里已经死了3个人了,每月死1人,

都没超过30天。

首先是位女村民,30多岁,

晚上洗好衣裳后去二楼平台晾,

那个东西突然地在她背后叫了下,

第二天她就被拖拉机给撞死了。

第二位是50多岁的男村民,

夜里起来上茅房,

出来时那东西迎头叫了声,

这次虽然没看清那东西,

但他听了翅膀的拍击声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这事就全村传开了。

结果,傍晚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,

他从自家二楼窗户摔了下来,

当场毙命。

最后一个是30多岁的男青年,

有天晚上在朋友家里玩得迟,

深更半夜才回来,

到家关门后,

就听到那东西隔着门在外面叫了一下。

几天后还是在大白天中,

男子连人带车坠落在池塘中,

淹死了。

村长说他们那儿有这样的说法,

要是一月之内再死人,就要连续死满5人才算完。

到现在,村里人是闻风丧胆,

个个担惊受怕着。

天一黑就熄灯睡觉,

唯恐被那东西缠上要了命去。

也有看不惯豁出命去的一些年轻人,

准备好猎枪,

打算那东西再出现时灭了它。

但始终没有成功,

甚至连那东西的影儿都找不到。

之后,村里也请了高人来,

有的说是村子破坏了风水,遭了殃,

有的说是冲撞了神灵,遭此劫难。

总之,说法不一,各说各有理。

村里为安抚人心,请了剧团唱了太平戏,

也专门组织人员舞了龙灯,

但根本没有什么效果,

那东西该出现时照样出现,

该叫时照样的叫。

这才多方打听找到了我。

听完村长的讲述,我的第一感觉是,

这事真的邪乎了。

抛开灵异事件,我对鸟类的知识真的十分有限,

叫声悲哀我也就只能是联想到猫头鹰了。

但如果真是猫头鹰或者其它不知名的鸟类的话,

之后就不可能会出现一连串的死于非命了。

事情的确邪门,令人不寒而栗。

可怕的是它不是针对个人,

而是随机性的加害,

危及全村2000个人口,

这股怨念的力量得有多重。

这起事件十分棘手,

真不知该从何处着手。

我不可能每晚守在村子里到处瞎转悠,

浪费点体力倒还事小,

弄不好这大晚上的被人误会成小偷,

迎头来一板砖就事大了。

我第一想到的是估计又得叫人协助,

毕竟人多好办事。

但在这之前我还有事要问,

多问问兴许能让事情更加的明朗。

我问村长第一次出现怪叫声是什么时候的事?

他想想说大概是4月初的样子,

因为叫声古怪,

所以只要出现个一、两次,就全村传遍了。

我说那从年后到4月这段时间里,村子里有没有死过人,

或者说发生过比较重大的事情?

我这样问也有原因,我早说过鬼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加害于人,

它来缠着你,必定事出有因。

他再想想说死人倒是没有,不过挖水库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大事情?

我专注了起来,并要求他说具体些。

他说因村子大,人口众多,

考虑到生活及农垦需要,

年后不久便组织起村民来建水库。

他们村共七个小队,

男女老少能动的都参加了劳动,

除了大雨天,几乎天天出工。

我忽然想到村里挖水库可是大事情,

兴许还真被那个高人说对了,

只是我对风水不在行。

于是,我决定先去村里看看,

再做下一步打算。

下午2点多到达新建的水库边。

人山人海,人群黑压压的一片,

场面十分壮观。

大伙儿铲的铲、抬的抬、挑的挑、扛的扛,

有条不紊地忙碌着。

下面让我把水库所处地理位置简单描述下。

水库在村子的最里端,

所处地势很高,

依据目前的开垦面积来算,

足有几万平方,

东南西三面环山,

山与水库间仅隔一条狭窄的土路。

北面是堤坝。

我在堤坝上站了几分钟,

然后向着西面的山地走去。

我打算上山粗略地看看,有无痕迹可寻。

由于树木长得茂密,

山路非常难行。

四、五十分钟后,我带着一身臭汗,

无功而返。

没有办法,尽管我从事的职业在多数人眼里不够光明,

但这份职业有时的确十分考验人的耐心,

需要你细心的勘察与侦查。

下来后,我沿着土路又上了东面的山地,

东面也就是堤坝的对面,

而堤坝下来就是村庄。

进山大约十分钟后,

我在一片树荫下看到了一座开裂的坟墓。

从坟尖到底部,全部裂开。

最小的裂缝也有一公分之宽,

而最宽处足以横着伸进去一个成年人的拳头。

俗话说,?

坟裂口,狗发抖。?

就是说,狗本来是辟邪的,?

但从坟墓裂口处爬出来的鬼魂,?

连狗都会害怕。?

对于坟墓裂口,各地说法不一,?

但没一个是好事。

换言之,这个坟墓裂口,?

或许就是凶兆,?

也或许就是此次诡异事件的原因了。

但目前为止尚没有证据来证实。

我绕着坟走了一圈,

没看到坟碑,

而且坟墓年份已久,

又处在浓荫蔽日之下,

加上裂口,

我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祥之兆。

悄悄退了出去,我原路下了山。

找到村长后,我向他打听了那座坟的事。

村长告诉我那座坟起码有二十年了,

死者是一名老头,

也并非没有家人,

只因性情暴戾,经常动手打人,

年轻时候妻子就带着儿女离开了他,不知去向。

死者在解放前做过土匪,成分不好,

后来也经历了批斗,

命硬,最终活了下来。

但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

为人仍旧是争强好斗,蛮横无理,

人人见着他都要绕道而走,

免得被他招惹,惹祸上身。

这样的性格一直到死都没有改。

村长的一席话,再次把我带回到了那个动荡岁月,

烽火连天,百姓饱受侵略之苦。

虽然我自小生活还算稳定,

但对日寇泯灭人心的举措将终身牢记,

这同样是作为祖国的每一名儿女必须时刻铭记在心的,

国耻难忘。

听完村长的讲述,

我心里有底了。

现在我们可以来大胆推测一下。

因为死者的暴戾无理,

加上他原先的“土匪”身份,

造成了他“地盘”意识非常的强。

尽管他已经死去二十年,

但很大可能性他还未意识到,

或者说就算意识到,仍不肯面对现实,

不服输,

这也就解释了灵魂为何过了期限仍不肯离去的原因。

而村里建水库可是大工程,

更关键在于水库的位置恰好是在死者的坟墓下,

即在他的地盘中,

他岂肯善罢甘休。

于是,就有了后面一系列诡异事件的发生。

所谓“杀人偿命,血债血偿”,

对付这样的恶灵,我通常只会直接灭掉。

天黑后,我带上法器,

再次进了山。

可当我在坟墓周围拉好红线,?

准备开工的时候,?

从那个裂口处突然飞出一样东西来,?

还冲我惨叫了一下,

在这寂静的山野中,令人毛骨悚然。

于是,我想到这或许就是令全村村民闻风丧胆的那东西了。

我赶紧用手电筒照射,

但连影儿都没发现。

所以,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。

从拍击的翅膀声判断,

个儿不会小。

它围着我扑腾了好久,?

我完全没有料到,?

期间还吸入了很多那玩意身上掉下的细毛,?

当下我觉得事情不妙,?

于是我放弃了,夺路而逃。?

回来的路上,

我连踩自行车的力气都快没了。

我坚持着找到了石全明,

告诉他多叫几个同行,

去把我的烂摊子收拾一下。

回家后我休养了整整一个月才恢复过来。

后来得知,第二天石全明便叫上几个同行,

去了村庄,找到了那座坟墓,

几人费了很大周折才算把事情搞定。

想到自己并非孤军奋战,

危难时刻还有一帮兄弟肯舍命相助时,

我总算是感到了一丝安慰。

而想到恶灵已除,

再也不会有人无辜丧命时,

我又为自己从事的这份职业而感到自豪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