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黑猫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18   被浏览 2162 次  评论 0
 民间有“猫来穷,狗来富”的说法。

十二生肖中没有猫,但猫可以类象为“寅”,即生肖虎。

在风水四兽中,白虎与青龙相对,青龙是喜庆之神,白虎是凶神恶煞,“龙抱虎出文武,虎抱龙代代穷”。

所以,古人认为流浪猫无缘无故来,恐有破财伤灾死亡等不吉之兆。

当然,以上只是传说。

但是,猫的确是一种招阴的动物,大家别忘了同样有“猫来孝”之说。

尤其是纯黑色的野猫。

在此奉劝大家,如果有纯黑色的流浪猫来到家中,看起来萎靡不振的样子的,就要注意家里老人的身体状况。

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多关心下老人,或者带老人检查身体提前预防,叮嘱老人注意安全等等。

如果纯黑色的流浪猫,是那种看上去不善的,并且赖在家里不走的,建议立即驱赶走,然后找一条大黄狗来家中走一圈,可以起到镇邪之用。

当然,无论猫与狗,我们都应该善待它们。

即使再不喜欢,不养就是。

我们理应热爱动物,热爱生活,常怀感恩之心。

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。

这也是师傅常教诲我的话。

废话太多了。

接下来讲个黑猫的案例。

这次的业务地点有些远,位于诸暨市最南端的岭北镇,一个叫做前山坞的村子。

岭北因地处东阳市西岘山大岭之北而称“岘北”,后称“岭北”。东、南接东阳市,西毗义乌市,北邻陈宅镇。以轻纺业为特色。

1985年4月,前山坞村一位陈姓男子找到了我。

男子四十多岁,长得黝黑结实,实足的一个庄稼汉。

男子看上去非常焦虑。

坐下后,他向我讲述了事情的原委。

他说这次出事的是他的弟弟,他没有姐妹,家里就他们兄弟两个。

前些年他在别处盖了房子,一家人搬了出去。

弟弟至今未婚,还是和老母亲住在一起的。

他说他们村在一块山凹中,那山上有一片竹林,十分的邪乎。

早在几年前,在那片竹林中就发生过诡异的事情。

有天清早,村里的一位村民像往常一样上山去砍柴,但过了饭点还不见回来。

这时候,家人开始担心起来,叫了几个邻居上山去寻找。

结果发现那个村民倒在那片竹林中,已经不省人事了。

邻居们把他抬回家里后,他才慢慢地苏醒了过来。

问他发生了什么事?

他说早晨经过那片竹林时,迎面突然吹来了一股风,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男子说那个村民虽然是苏醒了过来,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,看上去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但是几天之后,他就开始精神萎靡起来,气色越来越差,身体越来越消瘦。

去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,医生只开了几副中药,叫回家来静养。

半个月的时间,人就过世了。

村里的人只道是他得了什么怪病,压根就没往那片诡异的竹林上去想,甚至他的家人们也没有。

直到一个月后,同样的不幸再次发生后,村民们才惊恐了起来。

这次是村里上了年纪的一个村民,吃过午饭后去那片竹林砍竹子。

天黑后才被家人在山上找到,当时他同样的昏迷在那片竹林子里。

与上次的那个村民一样,半月后,人就去世了。

这之后,竹林子闹鬼一事就全村传开了。

全村子的人都把那片竹林当作了禁地,谈虎色变,没有人再敢前往。

其实,男子说到此我就明白了他的来意,想必是他的弟弟也遭遇到了同样的不幸。

我问他弟弟是什么时候出的事?现在人怎么样了?

他说弟弟是昨天上午被他在竹林子里找到的,当时人也是处于昏迷状态。

他狠狠地抽打了弟弟的脸,一边又大喊大叫了一通,弟弟这才醒了过来。

醒来后问他来竹林做什么?

弟弟说他也不知道,他本来是好好在家的,迷迷糊糊地走着走着就走到竹林子里来了。

男子说弟弟现在人倒是好的,只是心理压力过大,总觉得自己活不长了。

从昨天到现在,弟弟就没吃过什么东西,晚上也睡不好。

老母亲也是满面愁云,忧心忡忡。

男子还说弟弟的事,昨天下午就全村传开了。

甚至还有村民在背后议论,可以为弟弟准备起后事来了。

我对男子说那好,我就随你去看看。

岭北距此较远,我们到达男子弟弟家里时,天色快要暗下来了。

进村时,我就发现这里三面环山,距最近的村庄都有几里之远,地理位置相当偏僻。

不过好在空气清新,也十分的宁静。

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情,这里的村民应该生活得非常安宁。

进屋后没看到男子的弟弟,老母亲独自坐在堂屋中,我看到了蹲在她膝头的一只纯黑的猫。

男子问母亲弟弟去了哪里?

老母亲说应该是去朋友家串门儿去了。

这时,我看看天色还不是太晚,就问男子竹林离这里远吗?

他说不远,就在小山腰中。

我说那好,让他现在就带我去竹林看看。

男子却犹豫了。

我对他说他不用上去,在山脚下等我就行。

十来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山脚下。

男子指着半山腰那片竹林对我说就在那里。

我望过去,不远,就是山路可能会比较难走。

一、二十分钟后,我到达了竹林子。

为确保自身安全,我把手插在口袋中,好随时抓取坟土进行还击。

我在竹林中一边走一边谨慎地查看着,除了这里的竹子长得十分茂密之外,其它并无异样。

而之所以竹子茂密,正如男子说的,全村都把这里当作了禁地。

自从出事后,想来也是没有人再敢上来进行砍伐了。

我没呆很长时间,因为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了。

下山后我对男子说今天太晚了,明天再来。

进屋时我看到那只黑猫正站在门槛上,用一对碧绿的眼睛盯着我。

我随口问了句,我说这黑猫挺肥的,应该养了好多年了吧?

男子的老母亲说她们家从来没养过猫,这只猫是几天前自己来的,到她家里后就不肯离开了,赶也赶不走。

我当时心里就“咯噔”了下,此后格外留意起这只黑猫来。

晚饭后,我与男子在堂屋里边喝茶边闲聊着。

男子的老母亲坐在一边,离我们稍远些。

这时候,那只黑猫从屋外走了进来,一蹬腿跳到了男子老母亲的膝头上,开始蹲下来。

老母亲就用手捋捋它的毛。

它也十分乖顺,虽然才来几天,仿佛与老母亲已经十分熟络。

没过多久,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黑猫的眼睛始终盯着我。

无论我是坐在那里,或者起来倒个茶水什么的,这只猫的眼睛始终就没离开过我。

换言之,黑猫对我十分的警觉。

凭多年的处事经验,我断定这只猫身上一定有端倪。

大约晚上九点左右,男子的弟弟从外面回到了家里。

他没与我们招呼,径直去了楼上。

男子问他吃饭了没有?

他只简单地说了声不饿。

这时我发现,黑猫离开了膝头,也跟着去了楼上。

我不好意思跟过去查看。

于是,我对老母亲说你家的猫溜了,你呼它几下呗。

听我这么一说,男子用奇怪的眼光看我,那样子像是在说:“兄弟,你还有这嗜好?”

但老母亲还是向着楼上呼了几声猫。

没过一会儿,黑猫下了楼梯,进了堂屋。

它远远地向我跑来,这一次我在它的身上查看到了两个灵魂。

一个当然是黑猫本身,而另一个我只能用“黑乎乎的一片”来形容,但我知道那是个灵魂,一个依附在黑猫身上的灵体。

可我又不能现在就拿出红绳来去束缚住它,因为黑猫已对我非常警觉,我这样做只会是打草惊蛇。

于是,我把男子叫到了屋外。

我对他说现在没时间跟他解释,总之他家的猫有脏东西依附在身上。

我让他马上去找样厚实一点的东西来,旧衣裳或袋子什么的都可以。

让他想办法把猫给逮住了,余下的事由我来做。

见我态度认真,男子立即在廊檐下找来只旧麻袋。

接着,我们再次回到了堂屋里。

黑猫仍旧蹲在男子老母亲的膝头上。

我一进去,它就警觉地盯着我。

男子慢慢地绕到了黑猫的身后,举起麻袋来,一下了罩住了黑猫,并用手按住了它。

男子的这个举动着实吓着了他的老母亲。

我迅速地掏出红绳,连同旧麻袋一起,对黑猫缠绕了起来。

可是,红绳才绕上一两圈,那个黑乎乎的灵体便飞快地逃离了出去,在门口一闪消失了。

当然对于这一切,母子两个根本无法察觉,她们还奇怪着我为什么突然地停手呢?

收回红绳,我对男子说今晚得把猫给关起来。没有笼子用塑料盒子也行,别让猫跑掉就好。

男子说前年家里养过狗,后来狗得病死了,狗链子还在呢,用狗链拴起来行不行?

我说拴起来也行,只是别被它给咬到了。

后来猫的确是被拴起来了,但我也甭想睡个安稳觉了。

黑猫“喵喵喵”地叫了一整个晚上。

当然,拴猫的狗链子我也是提前做过手脚的。

熬了一晚上,第二天蒙蒙亮我就起来了。

我在家里找了只塑料袋子,带上法器,去了那片竹林。

我以为太早,村里的小商店都不会开门的。

没料到,有一家小店已经开始营业了。

店主是位老大娘,我进去时正独自忙碌着。

看来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正的是早睡早起的。

我在小店买了几串鞭炮,称了几斤面粉,还要了个大饼来吃,边走边啃着。

到达竹林后,我找了块地方,把周围的几根竹子用红绳连接了起来,特意留下个口子。

这是为那个灵准备的。

这里我说明一下,也许有人会问,怎么总是用到红绳?红绳的力量真有这么大吗?

我告诉你,如果你知道红绳的炼制过程,你自然就会明白了。

接着,沿着那口子向里洒下了一大片的面粉。

然后,在红绳圈内点上了三柱香。

这是在诱使它出来。

我站在圈内,一边抽烟,一边等待着。

香燃到一半,我感觉到一股奇特的力量向我袭来。

并不是男子所说的风。

这只是一种感觉,让人受压迫、喘不上气来的一种压抑感。

随着这种感觉越来越严重,我知道灵也离我越来越近。

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依附在黑猫身上的“那一片黑乎乎”。

我无法形容它的形体,也可以说,它根本就没有形体。

一股黑色的力量,时而聚集,时而分散,时而出现,时而消失。

一只黑色恶灵。

我站在原地,强忍着。

当我看到面前洒下的面粉上,出现明显的印痕时,我迅速地跳开身去,出了红绳圈,一边把那个口子快速地补上。

然后,我点燃鞭炮,扔进了红绳圈。

一阵“噼哩啪啦”的鞭炮声后,我看到泥土地上留下了一摊硫磺燃烧过后的黑乎乎的东西。

我知道黑色恶灵已被我打散了魂魄。

然后,我把这摊黑乎乎的东西,放进了塑料袋中,用一截红绳系口,在一处不显眼的地方,挖了个坑,埋掉了它。

鞭炮中的硫磺极具杀伤力,对付恶灵就用这个。

回去时我在山脚下遇到了等候着的男子。

我告诉他恶灵已被打散魂魄,事情解决了,他弟弟不会有事了。

他十分高兴,激动地握了握我的手。

之后,我收了酬金回了家。

当然,那只黑猫已经回归正常,我让男子到家后就放了它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