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盲魂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18   被浏览 2170 次  评论 0
 我们村有这样一个男人,年幼时因一次高烧烧坏了脑子,成了重度智障者,说白了,就是一傻子。

每天他都会在村里瞎转悠,挨家挨户地去逛逛。

敲敲这家的门,推推那家的窗。

遇到家中没人且又不锁门的,他就会直接进去。

进去啥都不偷,就偷一样——香。

要香做什么?

他会叼在嘴里,当烟抽。

有时进屋碰到主人家刚回来的,

他就放下香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屋主也拿他没法,都是同一个村的,都知道他。

你说谁会跟个傻子计较呢!

最多骂上几句,吓唬吓唬他。

他就嘻皮笑脸的,你骂你的,我偷我的,

明日照来不误。

而今天要说的这个案例,就与以上之事十分的相似。

这次的业务为熟人介绍,还是在萧山党湾镇大西村。

1985年2月,大西村一位汤姓男子找到了我。

男子四十出头的年龄,应该要小我几岁。

我给他沏好茶后,他向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。

他说从前天开始,他的妻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一坐半天不动,不言不语。

坐势还十分毕恭毕敬,双腿并拢,双手有序地放在双腿上。

因为他妻子是长头发,这样低着头坐着时,

长发就会自然地披散开来,遮住大半张脸。

特别是傍晚光线不好的时间,一进门看到妻子这副模样,

他全身的汗毛都会直直地竖起来,还以为是见到鬼了呢!

男子说,好多次他试着与妻子说话,

但妻子也是半天没反应。

有时,破天荒地聊上一句,也是前言不搭后语。

更要命的是晚上睡觉,妻子会突然大喊一声,直直地坐起身来。

着实把他吓得够戗。

这时,我打断了他。

我问他夫妻感情如何?他妻子会不会遇到了什么事情,受到了刺激?

男子说他们是个三口之家,只生育了一个孩子,儿子也已长大成人,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,个把月才回来一趟。

平时里家中只有他与妻子。

他们夫妻俩的感情一直都好,偶尔也会吵吵架什么的,

但每次吵过之后,他都会先去认错,

因为他觉得亏欠妻子的太多。

当年妻子嫁过来的时候,家里什么都没有,生活十分的困难。

妻子任劳任怨,勤劳持家,也是在那个时候落了腰痛的病根子。

那时条件不好,没有彻底治疗,现在是想治都晚了。

多年以来,妻子一直被腰病所困扰。

有时人稍微累点,就要发作。

厉害的时候,痛得连床都下不了。

说到这里,男子突然停住了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他告诉我前天中午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不知道妻子的情况会不会跟这件事情有关系?

我让他说来听听。

他说才过完年,有些活儿还没有开工,这两天他与妻子两个都在家闲着。

因为还是早春时候,天气冷,所以前天中午把屋门关了起来,夫妻俩坐在家里闲聊着。

这个时候,有人来敲门,同时问了句,

说有人在家吗?

他妻子就在屋里回答,

说在家呢。

男子说他坐的地方离门口近,他就起身去开了门。

但开门后,门外并没有人。

然后,他又重新关上了门。

当时,他与妻子两个都觉得奇怪呢!

但也没往心里去。

这之后,大概下午三、四点的时候,

妻子就出了状况了,整个人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男子一说完,我就有了底,他的妻子八成是遇到了盲鬼。

盲鬼,其实是种毫无意识的亡魂,所挑选的人家也都是随机的。

他们喜欢敲人房门,再随口问上一句,

而现实生活中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我们也通常会回答一下。

如果盲鬼和家人有了一问一答, 就好像彼此建立了一种联系,它便能够趁机进入屋里。

有时,转悠一会也就自己走了,

有时,它则会留在家中,附体在家人身上,

不论男女老幼。

盲鬼的行程按师傅的?案录?上记载, 是种轮回途中莫名走失的魂魄。

也就是说,它原本是被指引着去该去的地方, 却因为自身的毫无意识,说白了,就是傻而迷失了方向,越陷越深。

有些傻一会儿,还是会找到路,

大多数从此流落世间,祸害他人。

而对付盲鬼,只有一种办法,

直接灭了它的魂魄。

我对男子说现在一切都不好说,只有去了他家里见过她妻子后,才能做决定。

之后,我就带上法器,准备上路。

这时,男人突然问我不用换道袍什么的吗?

我先是一愣,然后笑了, 我说我不是道家,也不是佛家,

尊敬我们的人称我们为师傅,

不尊敬我们的人把我们叫做神棍。

大西村我在几年前处理过一单业务,印象比较深刻。

到达男子家里时,正是午饭时候。

一见到坐在堂屋中纹丝不动的女主人后,我知道今天的这顿午餐是没着落了。

见我站着不动,

男子有点急了,问我接下来怎么办?

我问他们家养鸡了没有?

他愣了下,然后说养了几只。

我说那好,让他现在就去杀只鸡,把鸡血全淋到碗里,

拿来给我。

男子应声去准备了。

其实,我之所以没像以往一样,楼下楼下先到处查看一番,

是因为从我跨进门槛的那一刻,

我便见到了依附在女主人身上的那个并不清晰的灵体,

另外,就是亡魂给我的那种近距离的特有感觉。

在男子杀鸡的时候,我去偏屋找了只塑料袋子来。

因为盲鬼的毫无意识,

所以最好的方法,还是用塑料袋装魂,

再施法打散。

也许,有人会问,区区一只塑料会有如此大的能耐?

那么我告诉你,塑料袋基本都含有树脂成分,

而树脂会对这东西造成严重的伤害,一旦被困,短时间内,它绝对逃脱不了。

十来分钟后,男子端着一大碗鲜红的鸡血回来了。

我让他从身后按住他妻子,告诉他一会他妻子要是挣扎起来,千万别松手了,不然会前功尽弃的。

男子咬着牙,点点头,有种豁出去的英雄气概。

待他把妻子牢牢地控制住后,

我念动了咒语。

几秒钟后,他妻子开始挣扎,大喊大叫起来。

这时,我抓了把坟土洒在鸡血上,将整碗鸡血从他妻子的头顶淋了下去。

很快,从他妻子的头顶升起了一股白烟,这是亡魂被逼出了体外。

我用塑料袋罩顶,将白烟收了进去,用红绳系紧了袋口。

做好这些后,我对男子说现在没事了。

听我这样一说,男子才松开了手。

而他的妻子则满脸是血地看着我们两个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我让她先去好好洗洗,换身衣服,至于发生了什么事,且让她的丈夫慢慢地向她道来。

之后,我收了酬金,提上袋子,回了家。

在回来途中,我找了个无人处,

直接施法打散了盲鬼的魂魄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