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复仇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10   被浏览 1297 次  评论 1
 在记录这则案例之前,我内心有过挣扎,有过迷茫。

但为了阿凤,我必须得写下来。

时光再次让我回溯到三十多年前那个萧瑟而悲伤的寒冬。

我这辈子都在与鬼打交道,毕生从事着这份边缘职业,正因如此,我捉鬼也敬鬼。但从没有一个案子会使我如此的彷徨无助,束手无策,甚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影响了一生。

1980年12月,如果我记得没错,那一年的冬至节我没在家里过,那段时间刚好有单子在外地处理。

处理完单子回到家后,母亲告诉我岳母几天前来找过她。当时我还小高兴了一下,以为是来商量我与阿凤的婚事的呢。

那时候,我与阿凤已经处了一年多的朋友了,两人感情逐渐升温,你侬我侬,该是时候趁热打铁,娶她进门了。

但母亲接下去的话不仅让我的小高兴落了空,甚至还使我的心里堵得慌了。

母亲说岳母问起我这段时间的去向,说我有好久没去她们家了。

母亲回答说我去外地做事了,应该快要回来了。

岳母又问母亲说我与阿凤是不是吵架了?

母亲回答说应该不会的,小俩口恩爱着呢!

母亲反问岳母是出了什么事了,还是阿凤对你说了些什么?

岳母摇摇头说阿凤不知道咋回事?这些天总是蔫头耷脑的,班也不去上了,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知道在干啥?

吃过午饭,我就去了阿凤家里。

阿凤在当地一家棉纺厂上班,估计是工作中遇到不顺心的事了。唉!厂里做事口舌纷争是常有的事,我也没放在心上。

到家后,屋门关着,岳父岳母应该是干活去了。

我试着推了下门,未锁,就直接进去上了二楼。

阿凤的房间门也关着,我在房间外叫了几声,没人应答,正打算转身离开时,从里面传来了响动。

接着,房门被打开,阿凤出现在了门口。

第一眼见到她,我心里还是“咯噔”了一下!也就十多天的工夫,阿凤整个人却消瘦了一大圈。无精打采,脸色蜡黄。

以往见到我时,她都会羞涩地笑笑,遇到无人处时,甚至还会牵牵我的小手。但此刻,这些熟悉的举动都不见了。她就这么站着,目光定定地看着我,完全把我当成了陌生人。

我问她是不是生病了?

她没有回答,而是转身进了室内。

我也跟着进去。

我记得当时阿凤的床上好像有着什么东西的,因为我一进去,她就急忙把床上的东西拿起来藏到了身后。

我故意逗她,笑着伸手去抢。她却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打了我下,接着,愤怒地盯着我,样子十分凶狠。

我再次问她是不是病了?说她比以前憔悴了好多。

她依旧不作声。但这时她已经坐在了床沿中,低着头,那只捏有东西的手仍然藏在身后,不想让我看到。

我又问她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不开心的事了?

这时,她反问我几时回来的?

我说今天上午,并且告诉她如果是身体不舒服,要尽早去医院检查。

又是一阵沉默过后,她重复问我几时回来的?

刹那间,我的心凉了半截!我并不是害怕什么,只是心疼阿凤,短短几日不见,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?

这时候,楼下传来岳母的声音。我转身出了房门。

我把岳母叫到了屋外,特意关上了屋门。

把刚刚的一切告诉了她。

岳母蹙着眉头,无助而迷茫。

她说好端端的一个人,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班也不上了,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有时候还会自个儿发笑,一个人自言自语的。

岳母还说阿凤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以前每天下班回来,总是会有好多话要跟她说,把厂里的大小事情通通说一遍。现在这个样子,她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由于职业的敏感,我首先想到的是鬼附身;其次是精神病。但前者似乎不太可能,因为我在阿凤的身上根本就没发现鬼魂的存在。

我对岳母说还是尽快带阿凤去医院检查下为好。

她说是打算明天去医院看看呢。

我说那好,现在要是没有要紧的事,就带我去下阿凤上班的工厂吧。

其实去工厂的目的,无非就是问问阿凤在工作中是不是与人发生争吵了,或者遇到什么大的事情了,精神上受到了刺激什么的。

我们在车间找到了阿凤的班组长,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大姐。因为都是邻村人,大家都熟。一见面老大姐就先跟岳母开了口。

她说已经听说了阿凤现在的身体状况了。问岳母最近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还是阿凤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?这么优秀的一个好姑娘,一个好员工,怎么会突然间就变得这样痴痴傻傻的了?还让岳母尽早带阿凤去医院治下病,治好了好早些回来继续上班。

被老大姐如此一说,我本来打算要问的话自当不必再问。继续闲聊几句后,我与岳母回了家。

第二天,俩老带着阿凤去了医院,我没有同去是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。我心里始终惦记着阿凤捏在手里,藏在身后的那件未知的东西。

等几人出门后,我来到了阿凤的闺房。

我在靠窗的那张课桌抽屉及木衣柜里都仔细地查看了下,并没有发现什么。然后就把目光锁定在了床上。因为房间不大,陈设简单,除了这张床及床头墙上贴着的几幅山水画外,几乎已没有什么东西了。

当我掀开床上厚实的垫被后,终于有了发现。

我看到了新鲜的松丝、嫩绿的树叶,还有许多的冥币。

见到这几样东西,我第一感觉是大惑不解。冥币无需再作解释,为鬼魂所使用,而松丝与树叶,一般可作为森林中动物之食料。

难不成阿凤是被妖孽所附体。若正是这样,阿凤处境将十分危险,我可以大胆断定,这几天中阿凤米粒未进,吃得就是松丝与树叶。

我不会捉妖,我的那些法器与咒符对于它们根本不管用。

妖,通常没有经历过死亡,所谓“妖怪者,山川之精物也!”想要对付它们,通常只有用雷击木造法印,法器包括:法镜、法剑、法印及符咒。

如果正是妖孽作怪,我只能请蔡前辈出山相助了。但目前结论尚早,因为我在整间屋子及阿凤身上还未曾看到过灵体或妖孽。一切只能等到晚上再说了。

傍晚时候我再次来到了阿凤的家中,问了医院检查后的情况。

岳母说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,本来要求住院治疗的,但阿凤死活不肯,只能配些药回家来了。

鉴于问题的严重性,我把所发现的告诉了她们,但我只是说阿凤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,药物可能治不了她,把一切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。

因为我职业的关系,她们相信了我。

另外,我还问了阿凤这些天的吃饭情况,岳母说都是她把饭菜端到阿凤房间里去的。但我相信阿凤压根就没吃,偷偷把饭菜全倒掉了。

之后,我在楼下转了一圈后,去了阿凤的房间。

我推门进去时,她还是那样低着头坐在床沿中。

对我的出现就如同空气般,毫无反应。

我的心有说不出的痛。

另外很可惜,我在阿凤及整个房间里仍旧查看不到异样的东西。

我叫了她一声。

她慢慢地抬起头来,看我一眼。

我问她吃饭了吗?

她摇摇头说不饿。

我说我去楼下打点饭菜上来,不饿也多少吃一点。

她突然抬起头来,目光凶狠地看向我。

我不由得倒退了几步。

良久后,我说那你早些睡吧,好好休息。

这次,她倒是很听话,在床上躺了下来。我替她盖好了被子,看着她闭上了眼睛。

这时,我迅速地取出早已备好的白面粉,从床角沿着楼板一直到房门外,全洒下了薄薄的一层。

之后,我并没有离开,而是在楼下一直呆到晚上11点左右,才无奈地回了家。因为我不忍心看着俩老陪我一起熬夜,我不走,她们只能这样一直陪着我。

但在离开之前,我向她们交代了一下。我说在阿凤的房门口我洒了点东西上去,让她们今晚别再进阿凤的房间了。

第二天天蒙蒙亮我就来到了阿凤的家中。遗憾的是,我并没有在昨晚洒下的那层白面粉上捕捉到可疑的痕迹。

一连两天我都毫无所获,我沮丧极了。直到现在我都弄不清楚,困扰着阿凤的究竟是妖还是鬼。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无论是两者中的任何一样,以目前的状况来分析,阿凤都不容乐观,危在旦夕。

第三天一早我便直奔距此百公里之外的嵊州市,按照师傅给我的地址,几经周折,才找到了黄老太。

黄老太年近古稀,满头白发,唯独那双眼睛依然有神,精气十足。黄老太精通问米和走阴,但不会捉鬼。我自报家门后,她很是热情,看来师傅与她交情不浅。

待我把整件事情讲述给她听后,她领我进了右手边的一个小房间里,她先在香炉中点上了三柱香,黄老太供奉的是玉皇大帝。

然后在屋中央的桌子旁坐下来。我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只空碗。

她让我把阿凤的生辰八字报给她,在我报的同时她在纸条上记录了下来。写好后她把纸条折了几折,又拿出根粗大的红线,用红线的一头把纸条绑住,再把那只空碗倒扣过来,盖在了上面;红线的另一头在她右手的中指上绕了几圈。

做完这些后,她告诉我她要开始走阴了,在走的过程中千万别去打搅她,但我必须在她身边看护好她,如果发现她手指上的红线越拉越紧了,要立即摔破那只倒扣的碗,这样她才能平安地回来。

我拼命咽口口水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见人走阴,虽说刺激,但值得让人尊敬。在此之前我只是听说过走阴的危险,稍有不慎,恐有性命之忧。

一、两分钟后,黄老太闭起眼睛,打起了嗝。几分钟后,恢复了平静。她就像是坐着睡着了。这时候,我猜测她应该是下去了。

我就这样坐在她的身旁,眼睛盯着那根红线,一刻都不敢松懈。

时间过了好久好久,差不多两个小时后,黄老太睁开了眼睛。我看到她的额头布满了汗水,神色疲惫不堪。在她解着缠在手指中的红线时,我去给她倒了杯水过来。

她叹口气,说已将事件全部调查清楚,事件因我而起。

我一脸困惑。

她问我曾经是不是灭掉过一只穿着长衫的吊死鬼?

我张大嘴努力回忆着,终于想起了去年的老蚕房事件,那只被自己打伤却侥幸逃脱的女鬼,莫非是她为丈夫报仇来了?

黄老太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,说缠上阿凤的不是什么妖孽,就是那只侥幸逃脱的女鬼,她复仇来了。因斗不过我,近不了我身,女鬼就对阿凤下手,说让我也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。

我说既然阿凤是被女鬼所缠,为什么我在她的身边追查不到女鬼的痕迹呢?

黄老太再叹口气,说你之所以追查不到女鬼的痕迹,恰恰是因为她已不必再大费周章了。

黄老太一语点醒梦中人!

鬼附体通常分为三个步骤:

一、试探,身体虚弱就是鬼附身的缘。试想要是一个身体强壮,阳气很盛之人,鬼躲他都来不及,哪还敢接近他。

二、反抗,一旦被鬼附体后,活人的元神开始会与之对抗,此时也为关键时刻,一般若无外力相助,元神往往最终被灵鬼俘虏。

三、占领,此时活人已病入膏肓,心智迷途,精气耗尽,回天乏术。

我难过极了,阿凤显然已经到了第三个步骤。我问黄老太还有无办法解救阿凤?

她无奈地摇了摇头,告诉我说虽然解救不了阿凤,但已经替她报了仇了,说她追查清楚事件真相后,直接告状至判官处,判官罚女鬼困于地府,永世不得投胎。所以,女鬼再也害不了人了。

辞别黄老太后,我又马不停蹄地返程,还未到达阿凤家里,远远地就听到了岳母撕心裂肺般的哭声。

我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悲痛欲绝,愧疚难当。禁不住心中呐喊:“阿凤,一千句一万句‘对不起’也难抵消我的罪责!吾妻先行一步,魂魄总将与你相见,若有来生,再续前缘!”

之后,我大病一场。

 
评论 1 篇
评论者: 发表日期:2022/3/21

既然你自己是做这一行业的,那自己的另一半或者家人肯定要给她携带点驱鬼辟邪的东西,也许是你自己太大意,结局还是挺可惜的,也许是此生最大的痛吧。
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