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亡弟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8   被浏览 700 次  评论 0
 感应与征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!

我记得还在我很小的时候,经常会随着母亲去邻居方阿姨家穿门子。

方阿姨有一个女儿小朵与我年龄相仿。因为两个大人走得近,所以我与小朵也相处得好。

记得有一次方阿姨对妈妈说她已经连续两晚梦到大树倒了。而梦见大树倒,按照我们这里的说法是会发生不好的事情的。

果然!第二天放学后,妈妈告诉我小朵的老外公去世了。

而今天我要说的这个案例,却比感应与征兆来得更为神奇。

1980年3月的某天,店口镇七里村的一位朱姓女子找到了我。

七里村与三江口村相邻,我之前在三江口村处理过业务。因而这个单子是经过熟人介绍的。

朱姓女子很年轻,看上去二十六、七的年纪。找到我时不慌不忙的,十分平静,甚至带着种感伤的表情。

坐下后,她告诉了我事件的原委。

她说她现在已经结婚成家了,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这次出事的是她的弟弟。

因为父母亲过世得早,可以说弟弟是她一手带大的。没有了父母亲的庇护,她尽最大努力疼爱着这个弟弟。

弟弟也很乖,从小就很懂事,姐姐长姐姐短的,整天围着她转,十分地依赖她。姐弟俩就这样相依为命,相伴着一路走来。

说到这里时女子眼眶泛红,竟流下了眼泪。

我安慰她几句后她接着说了下去。

她说因为家里穷,弟弟早早就辍了学,十五岁那年就给同村的一位远房亲戚做起了帮工,驮运蔬菜去镇上贩卖。

每天天不亮就要出门,晚上回到家后还要去地里把第二天准备贩卖的蔬菜给收割回来,十分的辛苦。这样的工作弟弟一干就是三年。

上个月13号的晚上,她说她清清楚楚记得这个日子。

那晚睡到午夜时分,楼下突然传来弟弟的叫声。

她说当时并未感到奇怪,因为弟弟工作的关系,晚上从地里收割完蔬菜回来往往已经十一、二点,有时弟弟还会趁着月色送几棵蔬菜过来的,因为她娘家与夫家相隔不远。

听到弟弟的叫声后她就起来了。

她说起床时老公还迷迷糊糊地责备了她几句,说哪有什么叫声,你做梦了吧。

随即她就下了楼,打开了屋门,可门口根本就没有弟弟,屋外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都没有。

她心想还真是做梦了,也没当回事,关好门,上楼继续睡觉。

可才睡下还没过一分钟,楼下又传来了弟弟的叫声。

这回她侧着耳朵仔细听了——姐姐,姐姐,十分熟悉的声音,就是弟弟在叫她。

她心想也许是刚刚下楼那会儿,弟弟走开了。

于是,再次起床下了楼,打开屋门后,仍然是空空荡荡的一片,哪有弟弟的影子。

她说当时一瞬间就感到全身的汗毛都直直地竖了起来,害怕到了极点。立即关上屋门,跑上了楼。

那晚她一夜无眠,苦苦挨到天明。

天蒙蒙亮就直奔娘家而去,半路上就遇到了前来报丧的亲戚,说弟弟刚刚在村口被拖拉机给撞了,死了,人已经被抬到了家中。

我点上了一根烟。典型的灵魂出窍,女子所听到的叫声,其实是她弟弟的灵魂。

我安慰她节哀,人各有命,是天意。

女子说弟弟头七过后就晚上托了梦给她。

弟弟说那天他自行车后座上驮的蔬菜并不重,他也是稳稳地把自行车骑在路边上的,是有恶鬼用力推了他一把,他这才连人带车倒向了路中央,恰巧有拖拉机过来,就被轧了。

弟弟还说恶鬼拖住了他的魂魄,不让他投胎转世,逼他留在原地,继续害人。可弟弟不想害人,恶鬼就打他,打得很凶……

女子哽咽着说不下去了。

遇到这样的事能不叫人心痛吗?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就对她说想哭就哭,哭出来就好了。

女子抹抹眼泪接着说,她没想到弟弟活着时就可怜,死了还要被恶鬼欺侮。本来她还给弟弟织了件毛衣的,现在怕是用不上了。

解救弟弟的亡魂,尽早去投胎转世——想必这就是女子委托我处理的事情了。

因为还是上午时间,只能等到晚上行事了。

于是我问女子她弟弟的出事地点是在哪里?

她说就在她们村外的公路上。

我说我会尽力帮助她弟弟脱离那只恶鬼,好让他早点去投胎转世。让她先回家去,下午6点钟在村口等我。

女子谢过我后回家了。

下午6点左右,我在七里村口与女子会合,随同女子一道前来的还有她的丈夫。

因为还是早春时节,天气比较寒冷,夜幕也降临得早。

女子领我到她弟弟的事发地,距离村口也就一、两百米远。看来那天她弟弟是才出村口就被拖拉机给撞了。

此刻路上已看不到行人,夜幕完全笼罩了下来,幸好还有那点浮白的月光。

我看到在女子弟弟被撞的公路边上刚好栽有白榆树。于是,在树身上刻了道送魂符,点上了三柱香,以作试探。

我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我并不确定那只恶鬼与女子弟弟的灵体一定会出现,而要是出现了,则说明那只恶鬼愿意被我平顺地送走。

然后,我们退离了三、四十米远的路边上,一边等待一边闲聊起来。

我处理的案子中,多数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时刻,而这样的时刻往往是最无聊的。

我问夫妻两个知不知道那只恶鬼的来历?

女子摇摇头。

她丈夫说知道一点。还是在他十多岁的时候,这里就撞死过人,是一个换糖担的外地男人。

换糖担就是专门做小孩子生意的那种,挑着一担杂货,摇着拨浪鼓。可以用鸡毛什么的换取糖来给家里的小孩子吃。

我心想坏了,女子的丈夫二十八、九岁的年龄,他说在他十多岁的时候,这里撞死过人,如此说来,此事距今至少也有10个年头了,加上是外地换糖担之人,此事追查起来难度会很大,要弄清楚这个换糖担人的底细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
约摸三、四十分钟后,我走过去又点上了三柱香。就在第二次点的三柱香快燃尽的时候,我看到了两人的灵体。

一胖一瘦,高矮差不多,朦胧的月色下,根本看不清两人的长相。

与我估计的没错,两个灵体紧靠在一起,那是一个被另一个胁迫所致。

我正欲大声念动咒语时,两个灵体一闪身不见了,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。看来那只恶灵并不想我平顺地送走。

我的举动引起了夫妻俩的警觉。

我告诉他们就在刚才出现了两个魂魄,但现在又不见了。并且向他们描述下了灵体的大致外形。

女子带着哭腔说那个瘦小的就是她的弟弟。

她丈夫问我接下去怎么办?

我说知道我的存在,他们今天晚上不会再出现了。

我问他胆子大吗?

他挠挠头说还行吧。

我说那好,咱现在就去你舅子的坟头。

夜深人静,树影幢幢,坟头探灵,这样的场面女子显然是害怕了,所以我让她先回家去等着。

其实我也是想试试,完全没有把握女子弟弟的魂一定会在坟中,因为灵体之间胁迫的案例我从未遇到过。

我只是猜测,或许只有在打算害人之时,恶灵才会把女子弟弟的灵体给俘虏过来。

幸亏坟地只是在山脚下,要是在半山腰中,这一趟估计累得够呛!

到达后,我同样在坟头点上了三柱香,然后念动咒语。

几秒之后,灵体就立在了坟前。

我以树枝代笔,在泥土地上画下了符咒。灵体乖顺地进入符中,我再念动咒语,顺利地送走了他。

回到女子家中后,我告诉她弟弟的魂已被我送走,相信很快就能投胎转世。另外,让她明天去弟弟的坟前祭拜下,顺便把那件毛衣给烧了,尽管弟弟的魂已不在那里,但他同样接受的到。

女子喜极而泣。手足情深,真是位好姐姐。

之后,我收了酬金,打道回府。

就在第二天晚上,我在公路边那棵白榆树下,以红绳布阵,设下圈套,直接打散了恶鬼的魂魄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