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边缘职业——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铜戒
作者:驱鬼人1979  2022/1/7   被浏览 599 次  评论 0
 从1965年下半年开始,我们基本上已歇业。

歇业不是因为没有业务,恰巧是遇到了祖国的特殊时期。

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师傅做出了隐退的决定。而我至此跟随师傅正好9个年头。

我单干后的第一个业务还处在祖国的特殊时期中。

那是1967年的7月,刚好是农忙时节。那次事件发生在诸暨市店口镇一个叫着三江口的村庄。

三江口出名的是村外的那一条江。

相传2000多年前西施由越入吴时,走的就是三江口这条水道。

七月十五那天二更,去吴国的西施用竹筏划到了三江口换船,当时的三江口村村民,用灯笼火把在两岸送别这位为国赴吴的奇志美女。

从此相沿成习,每年的这一天,三江口的村民必携灯点烛,放于水面,任其游弋,祭祀西施。民间俗称放荷灯。

傅姓女子五十多岁,找到我时没有显现出紧张、慌乱,反而用一种不信任的目光注视了我良久。

这让我感觉出这次的案子或许比较简单,另外就是我的年纪使她产生了怀疑,她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的年轻。

在她坐下后我给她倒了点茶水,然后让她尽可能详细地与我说说遇到的事情。

因为那会儿我刚单干,经验不足,如果案子过于复杂,我并不一定会接单,我不能坏了名声。

她说其实也说不上来出了什么事情,就是前些天黄昏时候有人在她家门口看到她死去的婆婆了。

她说她家建在村口的大路边上,这个大路是全村唯一的外出通道,村里的所有人只要出门,都会经过她家门口。

这段时间不是农忙嘛,前些天黄昏时候,村里有个犁田的村民赶着牛回家时,远远地就看到她婆婆背对着大路,一动不动地站在路边上。

犁田的村民可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子,着实也被吓着了。

立即牵过牛来往回走。在附近的小商店里买了半斤黄酒,一口气喝下,这才壮着酒胆回了家。

第二天,这件事情全村的人就都知道了。

这时候我问她这之后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没有?

她摇摇头说倒是没出什么事情,只是她丈夫知道这件事后非常难过,说老母亲活着时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,辛辛苦苦地把他们几兄弟拉扯大,这死了还惦记着家里,不能够安息。

到这里我有些明白了,女子的丈夫怀疑去世的老母亲魂魄依然留在人间,没能往生,这才叫他妻子找到了我,好让我替他去世的老母亲超度下,及时投胎转世。如果是这样,那事情就比较简单了。

于是,我问女子她婆婆是几时过世的?

女子说谷雨节前后。

谷雨前后即是4月份,而现在都7月了,早已过了四十九天的期限。

前面我已经说过,一个人去世后灵魂最多停留人间四十九天,期限一到,往生投胎转世。

至于下世继续为人与否则与他今世、甚至前世造下的恶业和积下的福报有关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前世因,今世果,今世因,来世果。

而过了期限魂仍然留在人世间不肯离开的,相对这位老母亲来讲,必然有着割舍不下的东西,即为我们行业人所说的执念。

这时女子叹口气继续说了下去。她说婆婆确实是苦命之人,操劳了一辈子,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,到头来连死都死得如此凄惨。

那天她们夫妻两个干活回来后,进门就看到婆婆倒在楼梯旁,地上一大片的血污,血都凝固了。

婆婆是脸朝下趴着的,手中还紧紧地攥着几绺从头上扯下来的头发,死状惨烈。

后来她们分析了,估计是婆婆想去楼上拿什么东西,一档一档的踩着楼梯来到二楼时,人晕乎了下,就直接摔下来了,应该是头着地的,而且人当时肯定也是活着的,苦于没人发现,婆婆又疼痛难忍,就本能地用手去扯头,这才把头发扯了下来。

的确是凄惨!一把年纪了,却要以这样的方式离开,真的让家人难以接受。

生命如此短暂,真的应该好好珍惜。

我们这些做晚辈的,更要懂得孝敬父母与长辈,等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时, 一切就都晚了。

我问女子她婆婆活着时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?

比如:想去哪里走走看看啦、做身新衣裳穿穿啦、或者对家里人有什么放心不下的。

女子一口否定了。她说婆婆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了,但心态还是很年轻的那种,说说笑笑的,没什么烦恼事。

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“我也没什么牵挂的了,孙子孙女都大了,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了。

哪天我翘辫子了,就可以与老头子去作伴了,这样老头子就不会孤单了”。

这就奇怪了!既然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灵魂为何迟迟不肯离去呢?

我准备了下法器后对女子说,那行,我随你去看看再说。

现在我突然感觉到这件案子可能会比较棘手,倒不是说案件中的亡魂难以对付,难就难在亡魂的时隐时现,若即若离。

从女子的讲述中可以肯定的是,她婆婆的灵除了被村里犁田汉看见过之外,其余人至今未见到过。

要是我到达她家后,灵一直不出现呢?

我总不能在她家里住上个十天、半月吧。

要是那样的话,我可能只有请出黄老太来问米或走阴了。

与师傅分开时,师傅本来要送我罗庚与案录的,因我本就是阴阳眼,师傅只送了我案录,厚厚的一本手写本,因时间跨度大,纸张都发黄了。

记录了师傅从业之后的每一个案例,可谓是笔宝贵的财富。另外,师傅还给我推荐了两个人,以后若是遇到难处,可以请他们帮忙。

这两个一位是之前所说的蔡前辈,另一位便是黄老太了。

黄老太精通问米与走阴,但不会捉鬼。因为亲眼见过黄老太走过阴,我才相信了地府的存在。

那天午后本来是烈日当空,可快到女子家里时,却下起了雷阵雨,天色也暗了下来。

我心想完了,这响雷一打,就是有灵也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果然,到达女子家里,我楼上楼下、屋前屋后仔细查看一番后,除了屋外呼呼的风声和豆粒大的雨滴外,其它什么都没有。

无奈,我只得留在屋内与她们拉家常,顺便还调戏了一番她家的小猫咪。

这雨一下足足有两个小时,直到黄昏雨才停了下来。大雨冲走了夏日的热浪,迎面的风我甚至还感觉到了阵阵的凉意。

我本打算屋前屋后走走看看后就回去了,明天一早去把黄老太请来。

但出门还没走出几步,我就看到了灵体。

女子家的房子是坐北朝南的,出门后右手边便是大路。

此刻,灵体就站在靠近房屋的大路边上,头向下呈45度角盯着墙角,时间足足有一分钟之久。

进屋时我就看过挂在堂屋正中的遗像,因此我可以确定,面前的这个灵体就是女子的婆婆。

在这一分钟里,老实说我的右手紧握着口袋中的红绳,本打算以红绳缚灵,再念动咒语,直接带走她。

但灵体敢冒被我束缚的风险,迟迟不肯闪身的举动,打消了我直接带走她的念头。

于是,我想到她可能需要我的帮忙。如真是这样,那么我何不遂了她的心愿后,再平顺地带走她?

一分钟后,灵体不见了。这时,我走上前去,站在了她原来站过的位置上,同样头向下呈45度角向前查看,但昏暗的天色下,那里仅有一堆生活垃圾。

我把女子两夫妻叫到了身边,为避免引起她们惊慌,我没有道出实情。

我对男人说现在黑灯瞎火的也看不到了,明天一早把这堆垃圾扒拉开了,好好看看里面有没有与他老母亲有关的东西,记住连一枚指甲都别放过了。

男人连连点头应诺。

当然,我说得夸张了些,但我相信他们知道我的意思,只是让他们仔细些罢了。

之后,我骑上了那辆新买的,在当时可以在姑娘们面前好好显摆的凤凰牌自行车,咯噔咯噔地回了家。

顺便提一下,回来路上黑灯瞎火的倒也没出什么事,只是村口渡江时,那一条老得掉渣的木头船当真是把我吓得“花容失色”了。

第二天我赶到时墙角的那一堆垃圾早已扒拉开了,就像是一群家鸡肆意地翻动过。

进屋后看到夫妻两个垂头丧气地坐着,尤其是男人,眼角似乎有泪痕。

桌子上放着一枚老旧的铜戒子,想必这就是从垃圾中扒拉出来的东西了。

未等我开口,女子先说了出来。

女子说铜戒应该是婆婆从楼上摔下来时脱了手,滚到地上旮旯地方去了。

当时遇到这样的事,她们悲伤、慌乱都来不及,入殓时哪里还会记得婆婆的手上有没有这个铜戒呢?

这倒好,婆婆的遗体倒是下葬了,铜戒却还留在家里没能一起陪葬。

男子悲伤地说铜戒共有两枚,父母亲各戴了一枚,老父亲入殓时手上就戴着,这事他清楚记得。

我猜想事情就如同女子说的那样,安葬完婆婆后,家里就开始打扫卫生,然而,她们没有留意到这枚小小的铜戒,就把它当作垃圾一样扫进了畚箕中,扔到了墙角的垃圾堆里了。

如果我猜测得没错,铜戒应该是老太太与老爷子的定情之物,这或许就是老太太错过了期限迟迟不愿离去的原因了。

故事悲伤了点,但事情还得做。

于是我对女子说家里还能找出你婆婆生前遗留下来的东西吗?一双鞋、一顶帽或一件衣服都可以。

女子说入殓时好一点的衣服都放进了棺材里,之后也烧掉了一些。她去楼上找找看还有没有剩下的。

我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我打算用遗物追灵法送走老太太的亡魂。

很长时间后,女子匆匆忙忙地下楼来,手中提着一件绉巴巴的墨绿色的单布衫。

女子说她翻箱倒柜才找到了一件婆婆生前穿过的衣服。

我说可以,有了这件衣服我就有办法送走你婆婆了。

我又让男子找了一块木板和一捆稻草来,把木板两端的下方搁上两张木凳,以作支撑。

接着,把那件单布衫平铺在木板上,再以稻草为材料,制作好了头部与双腿,这样一个简单的“人形”状物就出来了。

同时,把桌子上那枚铜戒也放进了“人形”状物里。然后,我把两根红绳拼接了起来,以“人形”状物为中心,在地上围成了一个圆圈。

一切就绪后,我念动了咒语,在送走老太太的同时也超度了她。我能感觉到她走得很安祥。

结束后我对男子说天黑后你把木板上的这些东西连同那枚铜戒,一起带到你母亲的坟头,先在坟前挖个坑,然后把这些东西放进坑里烧掉,再盖上土。记得把铜戒也放进去,千万别弄丢了。

我之所以要男子等到天黑去,是因为大白天的怕引人旁人的不适。

夫妻俩连声道谢。

之后,我收下酬金回了家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