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老诸暨的夏天
作者:清风徐徐  2019/7/3   被浏览 790 次  评论 0
 时至今日,家用电器已相当普及,但大家仍感到夏季的酷热难忍,然后在当年没有空调、冰箱,甚至没有电扇的夏天里,老诸暨的人们又是怎么度夏的?

一、井水浸西瓜
老诸暨的城里面,不乏曲曲折折的小巷小弄,铺着青石板的弄堂僻静处,总能寻到一眼清冽甘醇、井壁长满青苔的老井。
夏天的井台很热闹,拎水与挑水的人总是络绎不绝。中午时分,善过日子的女人们常将西瓜放在木盆里,用新鲜打上来的井水去浸泡,中间更换一两次水,直至西瓜完全变凉。
到傍晚捞出剖开,一家人其乐融融围在一起,饱啖一顿,神清气爽。
自然成熟的西瓜,红瓤黑籽又甜又脆,咬一口“沙沙”作响,还带着井水浸润的天然凉气,绝对是暑热天里的一大享受。

二、抲知了
盛夏的午后,阳光惨烈。知了在房前屋后的树木上此起彼伏的聒噪,一波波声浪把气温推向了高潮。按捺不住的孩子们,趁大人午睡之机,拿出自制的捕蝉工具,去收拾过分张扬的知了们。
一根几倍身高的长竹竿,竹竿顶端绑个弯好的铁丝圈圈,圈上缠只透明塑料袋,像顶点心师傅常戴的高帽子。
擎牢竹竿蹑手蹑脚地隐到树底,循声寻找知了的身影,不管“潜伏”多深,始终也逃不过孩子们的火眼金睛。从其背后迅雷不及掩耳地罩上去,知了一吓一飞,自投罗网。
而今,在夏天这个场景恐怕也十分罕见了。

三、江里洗浴
穿城而过的浦阳江,波光粼粼,清澈见底,是老诸暨夏日的清凉去处。江里的鱼很多,游泳或洗浴的人更多,从上水门到太平桥头(老诸暨叫“浮桥头”)的江水两岸,黑压压的全是人头。
那时候没泳装,也没有游泳圈,年幼的小孩赤条条的光着屁股,大一些的穿条内裤下水,换衣服时用块“大脚布”一遮。若有只黑色的废旧轮胎作游泳圈,在别人眼里是绝对很风光的。
水性不错的孩子常玩跳水,开始立在江埠头的航船上往下跳,后来就去太平桥,从高高的桥沿以各种姿势纵身跃下,然后爬上来再跳,轮流比试。
有时也潜入水底摸螺蛳和黄蚬,无须多少功夫,就能摸到满满一脸盆,江里的黄蚬颜色特别黄,螺蛳也没一点点泥腥味的,这便是明天饭桌上的荤菜。
整个暑天,多数日子就这样浸泡在江水里,似乎也不觉得怎么热。

四、露天吃夜饭
太阳还未落山,人们就急忙把一些冷水泼在门口空地,随着“嗤嗤”的热气升腾蒸发,地皮温度似乎也凉了许多。陆陆续续地搬出小桌、矮凳、躺椅、竹榻,搁起铺板。
老诸暨一般人家的晚饭,都在自家门口进行。桌上无非咸菜毛豆、丝瓜、冬瓜、炒螺蛳、干菜蔀头汤,几样夏令家常菜,极少有鸡鸭鱼肉荤腥的。还有人会倒上一杯小酒,“笃悠悠”地咪上几口。
邻居们隔桌相望,一边吃,一边聊,隔了老远说话像打电话一样,有人干脆把
菜挟在饭上面,端着碗边走边吃,随便走到谁家饭桌,主人一定热情招呼落座的。
那时日子并不富裕,但过的很踏实。

五、乘风凉
吃完夜饭,天色已暗,乘风凉也就开始了。上风处点一堆艾草之类的,蚊子就不敢轻易近身。有人在昏黄的路灯下打扑克,也有猜谜、做智力题、走军旗、象棋的。多数人则聚在一起,乱谈“山海经”或听谁讲故事。
在没有电视、电脑,文化娱乐也相当单调的年代,听故事几乎成了孩子们乘风凉时候的一大乐事。
早年走南闯北的跑车经历及向来买书看小说的喜好,造就了父亲居民区“故事大王”的才能。放下碗筷,便有一大帮孩子围聚拢来,听他讲那些书里书外的故事,最刺激也最吸引人的,当数惊心动魄、恐怖离奇的鬼故事。
夜色越来越浓,四周黑咕隆咚、一片寂静。从山边小树林吹来的微风也略带一丝夜的凉意,点点流萤一闪一暗,时隐时现,像煞故事里的绿幽幽的“鬼火”,故事此时已到了恐惧的极点,听得毛骨悚然,大气不敢出。
害怕再听,却偏是想听。这时候,即使有人憋急了一泡小便,也不大敢远离人群去尿尿。围着的圈子自然地越缩越小,连平日里有点胆气的愣小子竟也惧怕回头四顾。
以前那些乘风凉的往事,是我对夏天最美好的一点回忆。

六、麦草扇
在老诸暨露天吃夜饭乘风凉的年月里,扇子是不可或缺的东西。除了芭蕉扇,多数便是农村自编自做的麦草扇。
麦收季节,将离麦穗最近的一截麦秸秆剪下来,剥去“外衣”,只留其芯。麦草芯取好后,经过蒸、漂、晒等数道工序,就变得雪白而有韧性。
几根麦草芯相互交织,细细编成长辫子一样的扇条,把扇条缝合成老唱片大小的扇面,接着,外面镶一圈或红或绿或紫的齿状花边,再缀一个精心绣出的扇心,装上光溜溜的竹制扇柄,一把轻巧亮丽的麦草扇就做成啦。
做好的扇子留作家用以外,大部分还会当作礼物赠送城里的亲戚朋友度夏。
如今,农村种麦子的人少了,花心思手工编织麦草扇的人更是难得。不过,在关于夏天的回忆文章中,常常会被人提起的。

七、茉莉花
那时候,很少会有人家栽花种草的。邻居钱伯伯不知从哪弄来的一株茉莉花,种在粗糙的陶土盆里。
那茉莉花长得十分茂盛,花蕾密密麻麻,层层叠叠,犹如夜空里闪烁的繁星。当一朵朵洁白的小花次第绽放时,周围空气里便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,特别是有月色的夜晚,花香似乎更浓郁。
泡茶时,钱伯伯会摘几朵含苞欲放的花蕾与茶叶一起放进玻璃杯,沸水一冲,茶香花香就四溢开来。喝完又不忘把茶叶渣倒在花盆作肥料。这样地一个夏季,钱伯伯的茉莉花一茬又一茬地开,花开不断的。
乘凉时,当一阵阵淡雅的茉莉花香袭来,顿觉一种异样的清新,或许这便是记忆中的夏天气息。

八、夹黄鳝
老诸暨习惯把太平桥东面的一片地方称作“江东”的。当时的江东,还有城郊农民耕作的成片水田。每到空气潮湿异常闷热的夏夜,黄鳝纷纷游出洞穴乘凉、觅食,也正是抓捕它们的大好时机。
黄鳝夹是早几天就准备好的。两条青竹片,一端削一排尖尖的锯形齿,中间打孔固定,做成开合自如的竹钳子,简单又实用。
夜色如墨,田野蛙声似潮。两三个小伙伴捏一支手电筒,沿着窄窄的田塍,瞪大眼睛仔细搜寻。
顺着手电光,令人兴奋,一条又一条粗壮滑亮的鳝鱼,正慵懒地躺在浅水中乘凉,好的是这些喜暗畏光的家伙,对即将发生的危机竟然毫无察觉。于是,拿出鳝夹使劲地钳住,任凭其死命蜷曲挣扎,丢进鱼篓。
夜半归家,篓子总是沉甸甸的,一个个俨然得胜回朝的将军,陶醉在收获的喜悦中。
田野里的漏夜捕捉,原来也是那样的别具趣味。

九、吃冷饮
老诸暨的夏日里,最让人馋涎欲滴的还是冷饮。当初的冷饮店无论规模还是品种,首屈一指的当推东风饭店。
大热天一到,原为雅座的饭店二楼稍稍一布置,便成了一个冷饮店。热天热势的一场电影看完或者一次逛街之后,浑身已被汗水吃透,这时候,若能到冷饮店凉快一下,无疑是很惬意的一桩事情。
东风饭店临街果绿色的一排门窗,在盛夏六月显得那么清新脱俗,而制冷设备产生的丝丝冷气,会把你多余的体温与淋漓的汗珠立减下去,至于十几个冷饮品种单听听看看,也是如此触动神经末梢。
常见的有果子露、红枣汤、绿豆汤、酸梅汤、莲子汤,档次高点的有桂圆汤、银耳羹、细米羹等,还有蜜蜜甜的甜酒酿以及松花黄的鸡蛋糕......
花一两角钱,甚至更少,就可坐在阴凉瑟瑟的店里面,怡然自得地品尝一二份冰凉沁心的冷饮,通常让人羡慕、渴望。没多少零钱的小孩子,花4分钱来杯冰爽微甜的果子露解解馋,也不失为乐在其中的选择。
除了偶尔的堂吃,我也有过几次买果子露回家的经历。装果子露的容器,是只大号搪瓷杯,盛满刚好贰角钞票。外面用毛巾裹住,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,生怕打翻。手臂很酸胀,但一点都不觉得累。
在那个只有夏天才能吃上冷饮的岁月里,老诸暨原本漫长而令人难熬的三伏天,因为东风饭店的冷饮,也成了悄无声息的一种期待。

时光的流水总把以前的一些生活方式冲刷得荡然无存,但藏于心底的回忆却如陈年的佳酿,历久弥香。
每当炎热夏季来临,总会想起老底子过夏天的一些零星片断,亲切而温馨。

现在回忆起来,那时候真是幸福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