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四眼井
作者:清风徐徐  2018/11/16   被浏览 1222 次  评论 1
 四眼井


江南小城从不缺水,还多井。

旧时老城关的大街小弄里,散落着大大小小,形态各异的水井。

众多的老井中,顶顶有名的要数光明路(旧称后街)南段的四眼井了。
这是一眼清泉常年不涸的古井。光滑温润的四个花岗石井圈并置排列。井沿已被井绳勒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沟痕,刻划着岁月的几多沧桑。青砖垒砌的井壁缝隙,生满碧绿的苔藓和长长的凤尾蕨,鲜活而生动。水波不兴的井面,平静、幽深。飘浮其上的几片落叶,像婴儿一样熟睡在母亲的怀里。

古井悠悠,挖凿年份已无人知晓。不过,西施与郑旦以井为镜,相互比美的传说却流传很久、很久。

两千多年前,西施与同为“浣纱双姝”的郑旦,在长山脚下的古茅家埠村不期而遇。郑旦存心邀西施在村中的茅家井旁小憩,意与西施比较一番。

郑旦一面以井为镜,轻理云鬓,一面招呼西施趋前探井相望。顿时,井里现出一双光彩照人的倩影,难分伯仲。
只见四只明眸熠熠生辉,直把黑洞洞的井底映照得通彻透亮,闻讯而来的乡人无不称奇。

于是,西施与郑旦比美的一段佳话在越国故地传扬开来,那茅家井从此也改名叫了四眼井。

听住井边的老人描述,适逢晴好天气,旭日初升,阳光尽洒井台,井底偶尔也能见着西施与郑旦忽隐忽现的影子。

充满传奇色彩的说法,滋生出懵懂少年无限的好奇与神秘感。井栏边经常趴着几个伙伴,探着脑袋寻寻觅觅,希冀哪天能看到传说中四只明眸。但每回除了井水中自己的一个倒影外,深不可测的井底什么也未曾发现。忍不住大喊一声,井里便訇然作响,回声四起。

四眼井水说来也真有点奇怪,好像通人性似的,多少年来一向冬暖夏凉的,透出自然界妙不可言之变化。

三伏天,酷热难当,但一到井旁,就会丝丝凉意袭来;滴水成冰的日子,井水却变得温润适中,触手暖暖的,一点不觉寒冷。而冬阳初照,井面上还会袅袅升腾起一缕缕白雾,宛若仙境,煞是迷人。

“凡言市井者,市,交易之处;井,共汲之所,故总而言之也”
古井之畔,“市井”百姓,因井而市,比邻而居,和睦相处。构成延续千年,共饮一井之水的市井生活。

早晨及黄昏时分,井埠头最忙碌。挑水的、淘米的、汏菜的、洗衣裳的男女老少,你来我往,来去匆匆。吊桶七上八下,撞击井沿。悦耳之声,连绵不绝。

老底子的井台也是市井风情的浓缩地。家庭主妇在井边相遇,一边洗刷,一边聊些闲话,好多家长里短、柴米油盐的见闻,水波一样从这里传播、扩散开去。

盛夏,井埠头最热闹。家里买了个西瓜,网兜一装就下到井里,半浮水面。晚上乘凉时吊起剖开,井水泡透的西瓜,一口咬下去,喀嚓有声,凉气直冒。

会喝酒的男人,午后就将啤酒盛进竹篮,沉入井水,称之为“冰镇啤酒”。晚餐时悠闲地喝上几瓶,似醉非醉,一天的劳累与烦恼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烈日当空,急冲冲的赶路人,口干舌燥。路过井边讨水喝,就着吊桶“咕咚咕咚”大口痛饮,喝完用袖子嘴角一抹,连声说“舒服、舒服”。

邻里有个叫“毛癞子”的,黑黑瘦瘦,胡子拉茬。四十多岁的光棍汉。
平日里,用旧轮胎补胶鞋,贴补家用;大热天拿新汲的井水做点木莲豆腐卖。

一只装了木莲籽的粗布袋,浸在盛满井水的木桶里面,双手不停地揉捏,直至黏黏稠稠的汁液完全渗出,然后加一种称作“水滴龙”的凝固剂,一桶晶莹剔透的木莲豆腐便大功告成。

杉木桶上覆一块白纱布,桶里像果冻一样晃悠晃悠的木莲冻。拿铜勺小心舀出一碗,用壶瓶浇一点糖水,加点陈醋,再来少许薄荷,吃到嘴里甜中带酸、滑滑凉凉的味道,至今难以忘怀。

很多时候,关于食物的一点记忆,总能让人想起彼人彼事,回到那年那月。 

待暮色四合,男孩们常穿条短裤在井旁冲凉,打上一桶凉凉的井水,劈头盖脸自上往下直淋。几桶下去,体内暑热消去大半,整个人也就飘飘若仙了。

夜晚的井边,更透出温馨与祥和的氛围。在躺椅或竹塌之上,仰望满天繁星,耳且听着《牛郎织女》、《白蛇传》等古老传说,摇扇谈天,纳凉度夏。

“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”,从而自给自足、衣食无忧,乃是古人追求的理想生活。

四眼井清甜的泉水喷涌不断。即使大旱之年,也从未枯竭过。一直是邻里街坊的生命之源,也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。一口古井,意味着一份对故土家园,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牵挂之情。

客居他乡多年,始终未忘井边生活的若干镜头。时不时像部老电影似地回放,唤醒藏在灵魂深处的一个老城。

栓着绳索的一只吊桶,默默无语地蹲守井边。但不会使唤的生手,任如何上下折腾,吊桶总赖在水面打转,许久盛不进一滴水的;会打水的人灵巧自如,轻松的几个动作,满满一桶水就提上来了。轻灵、飘逸,带着美感及节奏。

稍不留神,就有水桶落到井里去的。人们便在长竹竿头绑上一只铁钩子去捞,捞上个半天,好不容易捞着了,小心翼翼提到井口时,“哐啷当”又掉井里了,白白辛苦一场。接着再捞。

夜深人静时,依稀听到远处传来捞水桶的声音,忽然想起那个“水中捞月”的寓言故事。

月光如水,井台泛出一片鱼鳞般的光亮。除了哗啦哗啦的搅水声,就是墙角时断时续的虫鸣,四周皆已恬然入梦。

这样的夜晚,想必连梦也该是湿漉漉的。

 
评论 1 篇
评论者: 发表日期:2018/11/16

而今的长弄堂商业街上还保留有四眼井旧址,好不去看,却是个没有水的假井。
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人民南路72号5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
诸暨在线版权所有  Copyright ZHUJI.NET all right reserved.